《还有多少个十年》
第9节

作者: 王楚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跪着”,王楚盯着赵警官。
  “看他往哪打”,王兵的对象跟王兵说。
  “草拟吗滴”,王楚对着跪下的赵警官一扳手,正中脑壳,赵警官应声倒地昏迷不醒。
  “是我老王家人,纯的”,王兵眼里噙着泪水,看着天花板。
  “我是不是老王家人?”,王楚左手拽着昏迷的赵警官的脖领子,右手继续砸向脑中。
  “我是不是老王家人?”王楚眼中含着泪水继续砸着吼道。
  “快拉着啊,别让他打了,再打打死了”王兵的对象对着王兵喊。
  “打,继续打,草拟吗滴。老王家人能挨欺负!”王兵不置可否。
  连续三下,赵警官脑袋又中了三扳手。
  “别让他打了,再打真死啦”王兵的对象再次对王兵喊,并来拉王楚。
  “打死,他偿命”王兵慢条斯理道。
  “哥,你让我打的”王楚看着二哥王兵楞道。
  “我草。对啊,我让你打的,别打了,再打打死了”王兵赶忙站了起来,拉开王楚。
  “二哥,我是不是老王家人”
  “是,纯老王家人。咱们身上都淌着王振清的血”王兵拍拍王楚的肩膀。
  “草你妈地,老王家人你也敢欺负”,王兵拿着扳手又给赵警官脑袋一下。

  这回轮到王兵对象和王楚拉架了。
  “把身份证拿出来”,王楚对着赵警官喊道。
  “拿我身份证干啥啊”,赵警官楞道。
  “拿出来”。王楚继续吼道。

  “草拟吗滴,记住了,报警,我弄死你”,王楚拿着赵警官的身份证边抄边说。
  “不报不报”赵警官应道。
  “卧槽,你是丨警丨察,卧槽,我忘了”王楚摸着脑袋笑道。
  “来兜里钱,都拿出来”,王楚看着工长高良和鲁翼说道。

  三个人凑了3000块钱。
  王楚将3000块钱扔给赵警官,“打你不白打,赔你3000块钱,够看病不”。
  “3000哪够啊”,赵警官躺在地上说。
  “够不够”,王楚拿着扳手敲向办公桌。

  “够够够够够”,赵警官昏迷状态连续点头说了5次够。王楚将钱揣进赵警官的外兜。
  “走吧”王兵看着赵警官。
  “我走不了,得扶我”,赵警官趴在地上。
  “把他扶起来”,王楚对高良说道。
  “扶墙走”,王兵对着站起身的赵警官说。
  “我真走不了”,赵警官哀求道。
  “草拟吗滴,你让我扶你吗,你让我媳妇扶你吗,自己走”王兵吼道。
  “老王家人,是你能惹得了滴嘛”。王兵跟媳妇走出去了。
  赵警官,踉踉跄跄也跟着走了,走的过程中,将揣在外兜的钱,转移到了内兜,好像是怕掉到地上吧。
  过15分钟,土建三个人,又上来了,再次表白,这事结束了。王楚告诉他,结束不了,赵警官的3000块钱医药费,给报了,土建说这不是欺人太甚吗,王楚告诉他们,多少回合了,告诉你们别没完没了,你们不听,3000块钱,一分,都不能少。土建三人讪讪而去。
  又过了半个月,2006年1月底,王兵、王兵媳妇、赵警官,又来了。
  “我在床上躺了一个月,3000块钱不够,医药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得一万”赵警官边点头边跟王楚说。

  “一万,没有”王楚摇头。
  “让我砸回来,这事结束。”赵警官得意的说。
  “你把丨警丨察给打了,全双鸟市都知道了,他得还回来”,王兵对着面带求助眼神的王楚说。
  “那天打我的扳手还在吧?”赵警官斜着脑袋,看着王楚。

  “这呢”,王楚将扳手放在办公桌上。
  “跪下”,赵警官对着王楚喊道。
  “老王家人,跪天跪地我跪父母,你让我跪一条狗?”王楚挑衅的看着赵警官。
  “你说我是狗?”赵警官怒道。
  “草你妈地,穿身皮就牛逼呀,照样弄死你”,王楚点着头说。
  “二哥,他让我给他跪下”,王楚看向王兵。

  “草你妈地,我让你面找回来,我弟弟能给你这狗东西跪?”王兵骂着,打了赵警官两个耳光。
  “行行行,不跪了,让我把面找回来就行。”赵警官连忙应道。
  “太高了,打不着啊。”赵警官说。
  “来,我低点头”王楚说着将到低了下来。
  一扳手正中脑中。王楚没吭声。
  第二次再次正中脑中,王楚仍然没吱声,始终低头抬眼怒视着赵警官。
  “你别这么看我”,赵警官哆嗦道。
  “咋地,像犯罪分子吗?”王楚冷笑。
  “像,真他吗像”,赵警官继续哆嗦。
  “继续啊”,王楚说
  打中左肩,只听咔嚓一声,左肩骨再次裂开。
  “骨头裂了,你不疼啊”,赵警官惊讶道。
  “能不疼吗”,王楚继续怒视着赵警官。
  “那你咋不喊”赵警官讶道。

  “喊,止疼吗?”王楚歪着脑袋微抬下颌直勾勾看着赵警官。
  我草,三弟,你挺硬啊。王兵感慨。
  “还打吗,赵警官,面找回来了吗?”王楚继续看着赵警官,眼神已不带怒色微露笑容,露出了那迷人的酒窝。
  “不打了,你们老王家人都太狠,面也找回来了”。赵警官许道。
  “再问最后一遍,打不打了,不打就结束,反悔不行”,王楚问赵警官。
  “不打了,真不打了”,赵警官诺道。
  “走啊老弟,还能喝酒不,跟哥喝酒去”王兵看着王楚。
  “你们喝吧,哥,我还得上班呢”。王楚回答。
  “这几把班上他啥意思,一个月一千来块钱,走,跟哥喝酒去,你比我多硬,跟我混去吧”,王兵继续说。
  “真不去。哥,”王楚坚持。
  那就走吧。王兵说道。三人刚走出门,赵警官返头又回来了,对着王楚说:“不行,你那天打我8下,我刚打你3下”。
  “打-不-了-了”,王兵王楚齐声说道。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嗯,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王楚挑衅的看着赵警官。
  雷打不动的,王兵走了之后,土建三人组又来了,老三样不变,肯定,承诺,悔恨。每个回合,都是三人跪下磕个头,认个输,结束。王楚提出,6000块钱,说不是3000吗,王楚说,我挨了三扳手,一扳手一千,涨价了。土建说那我们挨那些打呢,一个“该”字,让王楚都怼回去了。
  这条线也接近尾声了,最后的结局。
  土建让一个小孩送上来3000块钱。众人皆问,这咋办啊,王楚告诉他们:“见好就收吧”。毕竟,咱们先打的人家,挨了那么多次打,他们请警官吃饭,又送礼,又住院,也花了不少钱,再说,不管因为啥,咱们始终是在欺负人家。后来了解,土建已经准备好钱了,就看王楚下一步有没有动作,而王楚没有继续下去,就不了了之了。
  经过这次长达近3个月的战斗,王楚在王兵的心里也是一个纯老王家人,出去办事叫了王楚两次,王楚都不去。王楚心里想,我是个大学生,跟你们扯这犊子。
  在工程公司也出名了,都知道王楚贼能打,有勇有谋,还有个黑社会大哥的哥哥,王楚从来不提罢了。而他们不知道,王楚心里,永远是清高的,把自己定位也是个有文化的流氓,一条有道德的狼,而老王家,一贯也是六亲骨肉无助,冷血无情,人只能靠自己,这可能都是上辈子恩怨带来的吧。(未完待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