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个十年》
第16节

作者: 王楚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王楚看到王经理和刘一水在厂门口说话,刘一水问,怎么样了,王经理说差不多了,一个月没安排工作了。王楚又是靠唇语。50米之外看到的。
  经理进屋之后,王楚说,告诉书记,一个月了,不安排工作,我也不会走。书记说给你拿点钱,让你走吧。
  “拿多钱啊”,王楚问。
  书记说给你结到月底工资,你现在走的话。

  他说走就走啊,给我一年工资,我就走。王楚回道。
  过了半响,王经理回来了,书记说给你两万块钱,你离开红岛吧。
  两万?不行,要一年工资。王经理又去办公室汇报。
  最终,刘一水书记到了工程公司,“给你两万让你走还不行?你是不是给脸不要脸”,刘一水怒道。
  “两万不行,要一年工资”。王楚坚定的说。

  此事最终不了了知。而王楚也得到了刘一水书记开会的两次召见,均要求王楚用祖传的唇语看与会人员都说了什么,王楚跟着去了两次,严丝合缝的看出了窃窃私语的合作方,给红岛争取来了不少先机。第三次说市政府秘书长来了,王楚又被应邀赴会,席间秘书长的随从与秘书长耳语时均用手掩盖,王楚一无所获,刘一水与王楚对视一笑,在刘一水的示意下,王楚离会。第四次与会邀请,王楚拒绝了,理由是家里有祖训,擅用唇语会损阳寿。王楚也随着王香秋可以将其外派出差减少曝光率渐渐淡出了刘一水的视野。

  刘一水,王香秋,王楚一次三人对话期间,言至中路刘一水突然发问,你大爷现在现在在哪呢?双鸟市。你大爷儿子呢?也在双鸟市。梦然醒悟的王楚看着刘一水,两人不由自主的都笑了,诧异的王香秋再问你们笑啥,笑啥,只有这两个人知道。
  自此,红岛厂传下董事长令,所有耳语必须用手遮住,以防别人窥探,此中细味只有刘一水和王楚知晓。(未完待续)
  日期:2020-07-31 08:22:18
  第九章 重建文明
  王楚每次去食堂,都很多人围观,工程公司这几个人一商量,不行,要减少他的曝光率,于是派王楚频繁出差。接下来的两个月,王楚度过了极其平淡的两个月。
  2011年9月底,餐厅二楼召开各部门会议,各个部门激烈争执,面红耳赤,剑拔弩张,都是常有的事,因为,涉及到利益。
  工程公司王经理正在说,你们研发,设计的图纸,更新太慢,与研发部副部长李雁在激烈的争吵着。
  你们总厂,付货太慢,总是如此,导致我们安装工作滞后。总厂的叫尹平的主任级男子,正在跟工程公司王经理激烈的争吵中,王楚从包里抽出羊角锤,往会议桌上一拍,全场顿时鸦雀无声。整个会议过程异常平稳,随着工程公司王经理的侃侃而谈,非常顺畅,基本没有反对的声音。
  回到工程公司后,王经理召开了全员大会,简单说了一下全年工程公司完成的业绩,并提出了明年的战略和目标,最后,重点说了王楚的事,说王楚给工程公司争光了,以后开会都带着王楚。
  找个机会,王楚跟王经理原原本本的聊了这几个月的事。
  从一个人挑了老云家,到刘一水书记开始发难,要出两万让我离开红岛,开始打入冷宫,不安排工作,到补偿两万让出局,诸招不灵后,再到继续安排工作,不让在厂里呆着,众人踩,不让曝光。王楚一一诉说出来。老云家,是研究了很久选中的,毕竟是第一家族,没有动静,永远在厂里寂寂无名。打压我,有啥用吗,有能力的人,捂是捂不住的。首先,王楚对你工程公司经理的地位,没有威胁。其次,我是外来人,后进厂的,没有政治后台,没有群众基础,你让他们挣钱有啥用,有事的时候全闪,最后还不是我冲上去了。你得让我挣钱,竖我起来,这些人的技术水平、能力各方面都不如我。

  至此,王楚跟随王经理出  小小的会议,所向披靡,风头一时无两。
  一次开会,王楚刚坐下,突然一愣,说:“哎呀我操,经理”
  “跟谁草草的呢,说话注意点”,王香秋经理怒道。

  “我锤子忘带了,等我回去取”,王楚答道。
  全场哄笑,王香秋经理说,小伙子,不用回去拿了,你坐这就好使。又一次,会议场中激烈的争吵,王香秋打电话给工程公司,让王楚来,拿着大锤。王楚到场,羊角锤往桌上一拍,吼道:“又JB咋地啦,能不能别气俺们老太太,这么大岁数了,能让我省点心不,我还有事呢,真服你们了。”说完,王楚抬腿就走了。会场顿时鸦雀无声,进而笑声不断。
  “老太太?我老吗?”时年56岁的王香秋摸着自己的脸诧异笑道。
  同样的情况又把王楚叫到会场,王楚风风火火的进来,对着开会的众人说道:“求你们了,我真有事,在那忙呢,别气俺们经理了,行不行”。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若任他弱,明月照大江。你强他就弱,你弱他就强,事情往往是这样,这次假意软弱之后,情况出现了转机。
  会议场上,工程公司在跟研发部激烈的争吵着,经理王香秋VS研发部副部长李雁。愈发激烈之际,王香秋使个眼神,王楚将大锤拍在桌上。正在气头上的李雁看着王楚说道:“你少拿你那破锤子出来吓唬人,每次都惯着你们工程公司,我受够了”。王经理用眼神示意王楚,王楚摇头道:“我是爷们,不能打女人”。至此,之后的会议在与工程公司王经理对垒的众人中,女同胞都恢复原样了,男同胞有王楚在场,都不吱声。

  2011年11月中旬,在说到某个型号的设备时,工程公司王经理与该型号的27岁女设计师又开始激烈的争吵,争吵中该女设计师一句“你他妈有病啊”,引发了尖锐的矛盾。
  “跟谁妈妈的呢?”工程公司王香秋经理直接气哭了。
  王楚看着女设计师说:“她比你妈都大,不能骂妈”。
  “我就骂了,怎么滴,我草拟吗王楚,你动我试试”,该女设计师指着王楚的鼻子骂道。
  “呵呵,骂我妈肯定不行啊”,王楚拿着锤子,绕过会议桌,一锤子砸在该女设计师头上,女设计师应声倒下,研发部的同事连忙将她扶起。
  “你打我,我要报警,给你抓起来”说着该女设计师拿起了手机。
  “报警,有人给你证明吗,谁看着我打你了?你看着了吗,你看着了吗”王楚拿着锤子环视周围。

  “没看着”“没看着”“我也没看着”,周围人附和着。
  “我证明”,研发部的一名男设计师站了出来。
  “草拟吗地”,一锤子砸中该男设计师的头部。没打倒,蹲下了。
  “来,该你了,打回来”,捂着头的男设计师没敢接。王楚牵过男设计师的手,将锤子递给他说:“来,打回来”。
  “真打回来?”男设计师面露难色。

  王楚没吭声,低头,将头部中间露了出来。
  “啪”一锤子,男设计师挥锤打中王楚头部。
  “过瘾吗?”王楚抬起头。“来,再赠你一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