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个十年》
第18节

作者: 王楚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告诉他游戏规则,王楚对着众人说。
  陈慧忙补充道:“你有两个选择,一让王楚打回来,二跪下磕个头”。

  “没有第三个啊”尹平沮丧道。
  “没有”,众人回道。
  尹平万般无奈,磕个头走了。
  事后,尹平报案,现场无人敢证明,尹平提供的录音因最后放在桌上,视频全黑,王楚喊了两声救命啊。没有人证,没有物证,报警无效被驳回。
  同样的行为,又出现在半个月后,尹平拿着手机,在会议室骂王楚,王楚说看这是啥,尹平也不上当了。王楚背后拿着锤子,后退着出了会议室。王楚在会议室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来来回回很多人,慕名听说此事的跟开会没关的人也来了,包括牛书记,没有任何一个人告诉尹平。尹平还在纳闷怎么这么多人来,还有站着的,说王楚不牛逼吗,就骂他了,众人一阵哄笑。
  尹平牛逼闪闪的出来了,看着门后的瞪视他的王楚,腿软了下来,噗通跪在地上,哭了。
  “骂我妈是吗,你个狗东西,王楚是你能撩滴嘛”王楚对着跪在地上的尹平冷笑道。
  “添个逼脸,还问为啥来这么多人,都他妈来看你挨揍滴”,王楚骂道。

  “牛书记,救我啊”尹平哀求看向牛书记。
  “我救不了你,你骂人妈干啥呀”,说完牛书记径自走了。
  一锤击中脑壳,尹平应声倒地。连打了两锤,众人纷纷劝阻。
  “谁也不能扶他,让他在这躺着”,王楚说完就走。
  没有人扶他,尹平躺到晚上七点多钟,自己挣扎着起来回家躺了一周。至此,尹平看到王楚,绕道走。尹平因为此事,收敛锋芒,调整性格,最终成了总厂的一把手。
  终于有一天,刘一水董事长开会,其他分厂领导在跟工程公司经理王凤秋争执的时候,再次骂妈,王楚大锤往桌上一拍,只听刘一水喊道:“马勒戈壁,这是开会呢,拿锤子干啥?赶紧给我滚出去”
  工程公司经理连忙示意王楚走。
  “滚出去是吗?”王楚拿着羊角锤,冷冷的看着刘一水。
  “滚出去”,刘一水重复道。
  翻着跟头,王楚开始滚。离门口40米左右,滚着太慢。
  “走出去”,刘一水在王楚滚到一半的时候喊道。
  王楚站了起来,信步走到门口,到门口的一瞬间,右手成90°抬起,左右挥了挥,以示告别。

  “赶紧滚”刘一水继续吼道。
  “没完了是吗?”王楚手中羊角锤指向刘一水。
  刘一水低头不语。
  “你赶紧走,王楚”,工程公司王香秋经理喊道。
  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笑,王楚在地上滚的过程,也没有人笑。
  那段时间,红岛开会,有人骂妈,没人敢给王楚打电话了,会说开会你别骂妈,别让王楚知道。不服就大锤伺候,想报警没人证明。不过王楚也好久不允许出席任何会议了。
  至此,红岛会议无人说脏话,这可能是无意中建设精神文明的新风尚吧。
  而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总厂吏厂长,当着工程公司经理王香秋的面,也开始对着王楚抛出了橄榄枝,
  “小伙子,来我这干吧。”吏厂长问。
  “一年给多钱啊?”王楚讪笑。
  “二十万”
  “不去,我在工程公司一年也能挣二十万”王楚说。
  “香秋,没少放水啊”。吏厂长意味深长的看着王香秋。
  “放啥水啊,净扯蛋”王香秋连忙辩解道。
  “你一年能挣二十万?”回到工程公司王香秋质问王楚。
  “我能咋回答,啊?他让我去,我就马上去吗?他将军,我不得回将她一军吗?”王楚应道。
  等到总厂的吏厂长第二次同样的话问王楚时,已经是2012年底了,王楚说,工程公司是我本行,我每天10%的精力就可以完成我的本职工作。你那生产我不懂啊。“小伙子,不需要你懂,你只要每天跟着我后面走就可以了”,这次开出的价码是30万,听到王楚说我今年挣了100多万,吏厂长摇摇头,叹了口气走了。
  到了2013年底,吏厂长没说王楚去她总厂了,直接问小伙子今年挣了多钱,200多万,吏厂长说走吧,这厂子你在这呆着干啥啊,王楚说挺好啊,冬天还有个地方呆,吏厂长摇头苦笑。(未完待续)
  日期:2020-08-01 09:26:11
  第十章 始皇再生
  2011年元旦,王楚携妻子秦可卿及3岁的女儿回河北老家,在车站碰到了前来接站的大姨子。
  大姨子是高中化学老师,比秦可卿大一岁,硕士学历,中规中矩的教书人。互相寒暄后,王楚告诉大姨子包个车,市里离妻子老家60公里,国道那年没开,需要一小时车程。
  片刻后,大姨子带着一个两边剃光,头顶留着寸头的男子走了过来。60块钱,3个人,带个小孩,一个人抱孩子坐前面,还一个女的,男子说完,大姨子用眼光征询王楚的意见。王楚不置可否。那走吧,男子与王楚对视了一眼,眼光中透露着挑衅。
  一台2010款五菱宏光,4305*1680*1750,轴距2720,8座,后面已经坐了4个人,中间坐了一个妇女, 车内脏乱不堪,烟头遍地,车座套上还有个大河了。
  “这不是有人吗?”王楚道。
  “对啊,你不是说就我们几个吗?”大姨子诧异的看着男子。
  “包车得120,收你们60,走吧”男子辩解。
  “走吧,挤挤吧”,王楚说完上了车,大姨子坐在王楚身边,秦可卿抱着孩子坐在了副驾驶。
  “上车先把钱交了”,男子上车关上车门。
  “到地方再交”,王楚看着要交钱的大姨子说道。

  男子瞪了王楚一眼,王楚没瞅他。
  “你们那德村离县城多远啊?”男子边开车边问。
  “七八公里”大姨子答道。
  “那边可能去不成了,就把你们拉到委县车站,要去得加20”,

  “那不行啊,咱们刚才讲好的啊,要送我们到地方的”大姨子争辩。
  哼哼,平头男不再说了。
  过了半响,边开车边用河北话对秦可卿说:他能听不懂河北话吗?听不懂。继续开始用河北方言说了半天后开始撩闲,开始问电话。
  后座的人憋不住笑,大姨子赶紧劝别说了。这一切王楚都看在眼里,对河北方言无从下手,秦可卿平时也不说,但从表情基本能分析出两个人在说啥。

  当秦可卿说出“130”的时候,王楚说道,你以为我听不懂你说啥吗,你敢在我面前要我媳妇电话是吗?
  “要咋滴,都比你强”秦可卿幽怨道。嫁到滨江3年,不论王楚如何,秦可卿始终如此,这场婚姻注定了是失败的。一个好的配偶能成就男人,而一个不好的配偶呢,哎。
  “要能咋滴”男子反驳道。
  “你这车有营运执照吗?是黑车吧?”王楚问。
  “啊,黑车,啥照没有”平头男继续硬道。

  “帮我查委县交通局打击非法运营黑车电话”,王楚接通114说道。
  “啥,我草拟吗滴”,男子靠边停下车。
  众人都劝,几番冲突平头男后将后座的三人和王楚都请到随后电话招来的后面的车上。几分钟后,到达委县车站。大姨子,秦可卿抱着孩子,正在给男子道歉,四周围了一大帮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