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个十年》
第42节

作者: 王楚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日期:2020-08-21 09:27:21
  第二十章 重登顶峰
  2012年10月某天,王楚的日记如下:
  1、兰西外网进入高峰期,教育局完成219管道,15道口;农行后身,219管道,27道口;主管线,720管道,18道口,16个焊工,4个管道工,16个力工。
  2、肇东20吨移装,煤斗支架恢复,前拱立砖,下午倒钢架,吊车用了6个小时。

  3、牛鸣包烧已经达到20人,6吨炉开始烧,需要解决一台面包车。
  4、穆棱65吨锅炉压条已镶,炉门没镶,与甲方沟通,同意支付20万。
  5、武汉顶津35吨燃气炉立钢柱,与甲方沟通,锅炉来货可以放在室外草坪,需补手续。缺管从红岛发货,质量证明书和监检证书快递小孙。
  6、牛鸣矿业少皮带胶,需要两套,滨江路外五道街36号,电话04*-88320301
  7、铁岭华晨去年的工程,泵体两侧加膨胀节,法兰,垫片。螺栓,膨胀节发货。
  8、阜新天士力10吨燃气锅炉,签订合同,阀门确定公斤压力,烟囱已制作,风道做S弯。

  9、山西应县,3台100吨,甲方挑理,钢架未按说明书标准做,柱子出厂弯曲度20多,准备以红岛的名义打报告。
  10、肇东正邦,已通知王德,并确认是否通车,通知金吉发货。
  11、鹤岗华鹤,通知购买水泥、盒子板,技术部发轻型炉墙砌筑方案。
  12、谈个新活,唐山2台100吨往复。报价
  13、滨江市黎明气体厂核对气体数量,查漏补缺。

  14、兰西做决算,锅检所所长二哥求帮忙的。
  15、肇东批20万,先去省工程公司拿收据,到滨江市湘江路报批
  16、刘利早上来电话,11月3日一起去武汉。电气仪表要开始进行,提材料计划。
  17、取兰西超声波报告,在红旗大街。

  18、吃过午饭路过奥迪4S点,去看新款A6L,被奥迪销售误以为来蹭饭,最后一看吃过了,硬留下吃了两口。
  这是王楚2012年10月一天工作的缩影,而王楚从7月份开始,基本每天如此,这些工作都需要王楚一个人沟通协调。
  所有工地采用弹性管理,材料王楚负责进,所有的人工费,王楚打到个人银行卡,总利润的30%分给队长,队长负责找人,王楚出钱,一切公平公正公开,钱放在明面上,所以同时干很多工程,王楚都不累,因为钱分出去了,八分可以,七分合理,六分足矣是王楚始终秉承的做事原则。即便如此,队长仍然在买辅助材料,伙食费等方面贪钱,杜绝不了的东西,王楚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毕竟,贪腐是永远改变不了的顽疾,即使你高薪养廉也没有用,人的本性,就是贪婪的,怎么样将这种贪婪遏制在最小的范围,是领导者的必修课。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而王楚争取到机会,并有效的利用起来。这种情况,再不挣大钱,天理不容。
  一年半的红岛老大生涯,表面没有给王楚带来任何利好,脑袋空挨了很多大锤,然而影响都是潜移默化的,很多人会觉得你托底。不要刻意去讨好别人,你自身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依附你的人自然越多,当年大部分工程,都是这么来的。
  王楚去年在铁岭做个保温工程,板板正正,中规中矩,在年底的全场大会上,以PPT的形式展现出来,得到大家的一致赞扬,不光赞扬活干的漂亮,王楚是第一个以PPT的形式出现在红岛全厂大会上,虽然蓝底略显单调,是唯一一个PPT,得到众人交口称赞。
  2012年8月,马鹏说有个保温工程,在梅河口刚干完的锅炉工地,王楚与马鹏风风火火赶赴梅河口现场。马鹏当时的队伍比较完善,马鹏本人亦有非常强的吊装水平及与甲方沟通的能力,待人接物也很大方,社交能力极强,在红岛的施工队长中,始终首屈一指,一年自己的产值1800万。
  保温没谈下来,价格不妥,马鹏接到一个电话:“啥外网啊,外网就是锅炉出来到小区那些呗”
  “多少公里啊”,王楚问道。
  “有20多公里吧,哪有人干啊,这都八月份了,还要求一个月干完”,马鹏没干过外网,不咋明白。

  “能干,我今年上半年干了十多公里”,
  “别吹牛逼,现在8月份上哪码人去啊,这活工期要求这么紧最少得一百多人”,马鹏办不到,他认为王楚也办不到。
  “你别忘了,我是省工程公司出来的”,
  “你就吹吧,你现在打电话码人,开免提我听听”,马鹏摇着脑袋。
  “兄弟,干啥呢,有个30公里外网,需要10个管工,30个焊工,30个力工,你看看能码多少人,工期要求一个月”,王楚拨通电话后说道。
  “哥,人码够了,找了几个人,分别在码,附近几个屯子都找了,不行还能从别的工地调”,20分钟后,王楚接电话开免提,那头说道。
  “好,你准备准备,我这边定下来就上人”,王楚说着撂下电话。
  “王楚,认识你三年了,这20分钟,改变了我对你的看法,你是真牛逼”,马鹏感慨。
  “我牛逼的地方,很多,你不知道罢了”,
  “等我联系这个活”,马鹏边说边拿起电话。
  当天,王楚与马鹏从梅河口返回兰西。路过吉林时,马鹏一路上呼呼哈哈,恨不得吹的整个天下都是他的,王楚听得闹心,100脉的速度,隔半米靠近高速右边隔离带。
  “卧槽,你要干啥啊?”,马鹏目瞪口呆。
  “叫爹,不叫爹,你就得死”,边说,王楚按下马鹏的安全带扣,安全带应声而开。

  “爹”,马鹏叫道。
  “大点声”,
  “爹”,马鹏嘶吼。
  王楚冷笑。车驶回主道。
  “卧槽,差点没死”,马鹏欲打王楚,王楚头部右转看着马鹏,车仍在继续开,最终马鹏没动手。
  过个半小时,马鹏说道:“你累了,我开会吧”,

  同样的动作,贴边,按扣,马鹏喊道:“叫爹”。
  “你不撞,我都瞧不起你”,王楚毫无惧色目视前方。
  马鹏怂了。
  “哎,哥,我草,咋安全带开啦”,王楚说着面色恢复正常。
  “又忘了?”,马鹏笑道。
  当晚抵达兰西,到之前,马鹏告知王楚,要先要钱,要预付款,就说所有工程都能干。
  工程承包方二哥亲自接待,寒暄之后,手下技术人员将工程情况详细介绍。
  “现在关键是上人”,二哥强调。
  “明早4个工长到位,明天到20工人,工机具明天全部到位”,王楚回应。
  “这个听着靠谱啊”,始终未语的一名中年男子说道,后来了解,此人是青冈锅检所所长老单。

  “这个管道是一网,要求氩电联焊,我们兰西这氩气都不纯,你们滨江是不是有纯度高的氩气啊”,二哥显然了解过当地的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