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个十年》
第44节

作者: 王楚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你很专业啊,王经理,那你能说说Q345R的洛氏硬度是多少吗?”,锅检所李工说道。
  “大学时候学过,现在忘了”,王楚谦虚道。
  “挺好,那就这样吧,压力表挺了多久了,20多分钟了吧,泄压吧”,李工挺高兴,毕竟,能说出这么专业术语的施工人员太少,搞技术的总是惺惺相惜。
  “卧槽,你行啊,你比红岛工程公司那帮人强多啦,你咋啥都会呢!”,刘利感叹。

  “大哥”,在旁边听半天的施工队人员也开始尊敬王楚。
  王楚在武汉接到一个陌生短信:“你的票子在我手里,我给你批,你把你卡号发给我,我给你转现金,我骗他们说没钱了”
  “哪位啊”,王楚回道。
  “童艳,你不是有我电话吗?”,对方回道。

  “啊,艳姐啊,咋这么好,等我给你发卡号”,一年没跟童艳沟通,上次还是11年底开会打仗,童艳一直在观察着王楚,王楚并不知情。
  “你是不还单身啊,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啊,我弟弟叶开,985院校毕业,比你小3岁,在研究所上班,打算回滨江市”,王楚编辑短信。
  “行啊”,童艳回道。
  王楚刚买了尾号5个7的电话号码,又新买了一台智能手机。

  两台手机,模拟两个人,每天分别跟童艳聊着,在武汉呆了20天,聊了20天。
  20天后,王楚在兰西有外网工程,约定见面地点,就定在兰西。兰西是童艳老家,童艳很熟悉,爽快的答应下来。
  六个菜,一人喝了六瓶啤酒,相谈甚欢,陆续童艳给王楚办了很多银行的钻石卡。童艳中招了,王楚身经百战,童艳不单纯,但是感情方面远远没有王楚的经历,毕竟,王楚一身邪气。王楚与童艳一直是单纯的感情,精神恋爱。
  2012年12月底,王楚回到单位,办公室坐着的宋林、李富、马鹏、刘利、王香秋。

  “你们单位太难熬啊”,王楚感慨。
  “难熬啥啊,你不干的挺好吗!”,马鹏跟着虚晃。
  “你瞅瞅你们,宋林抱马鹏大腿,李富抱刘利大腿,我也没腿可抱啊,只能成为大腿”
  “成为大腿,成为大腿”,众人都在叨咕这句话的意思,忽然所有人豁然开朗点了点头。
  “每年,我都免费帮刘利干一个月活,不要钱,我还得自己搭钱,他没钱还得借他钱,卧槽,他就像我儿子一样”,王楚调侃。
  “滚犊子,我是你爹”,刘利笑骂。
  “那你一年也帮我干一个月呗”,在单位听到王楚说此话的马鹏很羡慕。
  “帮不了,刘利是我哥们,你不是”,王楚总怼马鹏,马鹏给他找个外网也止不住王楚怼他,咋咋呼呼,王楚始终跟马鹏不对付。

  这一年来,河北委县德村的支书,屡屡请王楚回村主持大局,每个月回去一趟就行,可王楚并没有时间,根本回不去。
  “一会给你打电话,你就说,这事得给秦良做”,正在提材料计划的王楚听到秦可卿在旁边说道。
  “你们村的事,跟我有啥关系啊”,王楚楞道。
  “你不是俺村老大吗”,
  “我啥时候成你们村老大了”,王楚显然早就忘了。
  “啥你都忘,你别管了,一会打电话你就这么说”,秦可卿督促道。

  “这个事,秦良做”,听完电话那边的描述,王楚说道。
  “你看,老大都说了”,村支书秦良自己还显得无可奈何,实际王楚在被利用,因为王楚并没有得到丝毫实惠。
  “不是这谁封的老大啊”,电话那头一男子喊道。
  “公认的啊”,秦良道。
  “他是老大,别说了”,电话里一老年男人声音劝道。
  又过了半个月,秦可卿告诉王楚这次就说让秦良干。上次说话那家姓木,是对头,外姓人。
  听他们说完之后王楚说道:“让老木干,肉不要一个人吃,大家都要吃肉”。

  “卧槽,老大,我服你,公平”,上次的男子电话里喊道。
  “你咋瞎说呢,这次很重要,秦氏损失不少”,秦可卿接到父亲电话后跟王楚抱怨道。
  “他们天天他妈利用我,我还挣不着钱,我扯那王八犊子”。
  双方的技能,都在进化,这把貌似轮到秦氏家族了,选大的,外姓人不干,选小的秦家人不干,焦点又集中在王楚头上。双方均在劝说王楚妥协,王楚不管不行,骑虎难下。秦良,秦岭,秦可卿分别跟王楚说,这次必须秦氏胜。
  “嗯,这次秦氏”,王楚接到电话说道。
  “你看老大都说了”,秦良很兴奋。
  “谁认的啊,我不认,不就干仗干赢了吗,你让他回来,干赢再说”,

  “好,等我回去”,王楚说道。
  几分钟后,秦可卿告诉秦岭,已经订票了,回去五个人,带四个小弟。
  又过了几分钟,木家认怂,本回合结束,而这也为2012年底过年回秦家留下了隐患。
  经历这么多事,红岛厂销售殷丽对王楚好感倍增,始终觉得爷们就应该像王楚这样。与郝新这么多回合的较量,王楚对郝新已没啥好感。而事情往往不会这么早结束,斗争仍在继续,郝新与王楚的故事远远没有完。
  “郝新哪年结的婚”,在销售公司门口,王楚问殷丽。
  “应该是08年吧”,殷丽回忆。
  “哦,跟我一年的”,王楚若有所思,王楚第一次婚姻结束和第二次婚姻都是08年底。
  “他俩自由恋爱啊”,
  “好像是介绍的吧”,殷丽回忆。

  “他媳妇干啥的啊”,
  “你管那么宽干啥”,殷丽有警戒心了。
  “我就随便问问”,
  “家庭妇女,好像一直没上过班”,
  “上过学吗?”
  “应该是大学毕业”,殷丽若有所思。
  “电话告诉我”,
  “不行,你要人媳妇电话干啥啊”,殷丽拒绝。
  “你告诉我,我欠你个人情,可以帮你办一件事”,王楚这句话在红岛厂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拒绝,得到王楚的人情,太难了。
  “你千万别说我说的啊”,说着殷丽将郝新媳妇夏美的电话提供给王楚。
  “别忘了你欠我个人情”,说完殷丽笑着走开。

  “As a translator I worked in a factory”,王楚给刚才殷丽提供的电话发了一条短信。
  “语法错误”,一小时后该电话回复。
  “My husband also works in a factory,making boilers”,一天后王楚又收到该电话的信息。
  王楚没有回话。

  2012年底,王楚给这个电话发了一条信息“I made more than a million RMB this year”,
  该电话秒回电,王楚并没有接。
  “Who are you?”短信回复,王楚仍然没有回。(未完待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