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个十年》
第45节

作者: 王楚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日期:2020-08-24 02:25:56
  第二十一章 省安首秀
  前身是1953年原建工部所属设在沈阳的东北建筑工程局第三工程公司。后经一系列变革,1962年成立了“大江省建设厅工程公司”,又经历了几次更名,到1972年确立为“大江省工程公司”。2015年底,企业经过调整重组,成立了“大江省建安集团有限公司”。
  经过多年发展,大江省工程公司已成为以专业装置生产线、机械、锅炉、电气、仪表、大型窑炉砌筑工程安装为主,建筑施工、容器和电梯制造多元发展的综合性安装企业,是技术管理密集型企业。公司能够独立承担炼油、油田、化工、建材、电气、造纸、制药、食品、机械设备、轻纺、冶金、空调、钢结构、一、二类压力容器制作等工业工程安装;又能承建城市供热、小型电站、煤气、制冷、给水、污水处理、消防等公益和民用建筑安装工程。

  集团具有机电工程、建筑工程、市政公用工程、石油化工工程四个施工总承包壹级;及其他专业承包壹级资质,年产值60个亿。
  王楚2004年大学毕业就到这个集团八分公司工作,干了三年2007年离开,结识不少人,发生很多故事,此去经年,一直跟这个单位的人藕断丝连,毕竟毕业后第一个单位,属于原配,感情始终很深。
  由于肇东移装,王楚经八公司李勇介绍认识姚飞,直属七公司的总经理,位于八公司四楼,一年产值几千万,在省工程公司属于小单位。约定的42天移装工程干完,王楚找姚飞汇报工作。
  2012年12月初,在省工程公司直属七公司办公室,中午到办公室的王楚正与姚飞闲聊,

  “要到点了,走啊跟我去开会”,姚飞说道。
  “开啥会啊”,王楚一愣。
  “每个月的例会,每月第一个周一下午13:30,所有分公司一把手及集团公司领导参加”,
  “那么高端的会,我去干啥啊”,王楚推脱。
  “跟着玩呗,我看他们都带一个人,一会到那别说话,先上个厕所,憋不住再去,最好别去,董事长比较烦他讲话有人上厕所”,姚飞想带王楚去。
  十分钟后,大江省工程公司会场,两边椭圆,中间长条,坐着十数人,桌子上摆了4个洁净如新的烟灰缸,后面三三两两的凳子,也分别坐着十数人。
  “咱俩坐这,我每次都坐这,这帮人坐哪都是固定的”,姚飞示意进门正对的角落。

  “我坐这行,你咋还坐呢,你坐中间桌子啊”,王楚很诧异,姚飞怎么选了个角落。
  “行,今天我坐这”,姚飞选了中间圆桌的角落坐了下来。
  “今天你咋坐这了呢?”,结构公司一把手张锋问姚飞。
  “啊,老张啊,我这今天要汇报工作,坐这方便点,不好意思啊,坐你位置啦”,姚飞讪讪答道。
  “那行,我坐后面吧”,结构公司一把手张锋坐在了后排其他附属公司坐的位置。
  下午13:30,董事长宋震,八公司总经理兼董事长助理黄宇,集团副总王冰准时进入会场。
  集团公司董事长宋震作开场白,针对本月工程特点,分轻重缓急,简单扼要的总结各个公司的工作。王楚听不进这些夸夸其谈,扫视一圈在场众人,看到很多熟面孔。04年刚入厂在云南大唐电厂当项目经理的王冰,现已升任集团副总。王楚离职前在八公司做项目经理的黄宇,经八公司总经理的历练,已升任董事长助理。新疆分公司经理李春也看到在角落里坐着的王楚,很吃惊,王楚在红岛的鼎鼎大名,在几个月前接受李春的挑战,一锤干翻,李春跪地磕头。中间长桌C位坐着一人,始终用用手遮掩头部,被旁人问及为啥,那人说感冒脑袋疼,而王楚已经清晰的看到,那人正是几个月前一个单位被王楚挑了的五公司董事长。

  会议进行三个小时,王楚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毕竟这大尾巴会比较烦,一个单位的事说完,就没事了,其他单位都跟着白听。王楚数次看向姚飞示意想走,均被姚飞拒绝,集团董事长的会议,上个厕所都得憋不住才能去,更何况中途离场。
  大尾巴会开完后,王楚跟着姚飞离开,姚飞看到仍然用手遮挡脸的五公司董事长说道:“营利,咋滴啦,我看你挡一下午脸了”,
  “没咋地,我脑袋疼,得揉”,营利讪讪答道。
  “你叫营利啊!”,王楚应声说道。
  “啊,你不知道我叫啥啊?”,营利很惊讶。
  “你真叫营利啊”,王楚又问道。
  “这人谁啊?”营利看向姚飞。
  “我们公司副总经理,王楚”,姚飞答道。
  “哎吆卧槽,我还以为你来找我的,那工程不是转出去了吗”,显然,营利对4个月前,一个人挑了他一个公司的王楚仍然心有余悸。
  “你是我师兄”,王楚若有所思。
  “啥?我是你师兄?”,营利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咱俩师傅是李凤君”,王楚听李凤君叨咕过营利是他徒弟,在五公司当一把手。
  “你是李凤君徒弟啊”,营利大喜过望。
  “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王楚淡淡说道。
  “姚总,你那工程咋整啊”,省工程公司三公司李山说道。
  “啥咋整啊,不是调配人手了吗!”,省工程公司的工程比较乱,这个公司干那个公司,那个公司干这个公司,纠缠不清,剪不断理还乱。
  “你整那啥几把玩意,那么几个人够干啥的”,李山身边男子嘴巴郎叽说道。
  “你跟谁说话呢”,姚飞听到开口生*器显然不乐意。
  “哎,别这么跟姚总说话”,李山劝解。

  “跟俺们姚总就这么说话啊,来,你先来”,身边的王楚从挎包里抽出锤子。
  “啥先来啊”,姚飞、李山、说话男子均诧愕。
  “你先打他脑袋,他再打还你,谁输谁跪,不打也跪”,营利显得很进入状态,毕竟,他4个月前见识过王楚1V N的画面,至今仍历历在目。
  “不报警?”,出头男子说道。
  “绝对不报警”,营利成了报幕员,正要走的新疆分公司经历李春及其他人也围了上来。

  “你没事啊”,姚飞、李山、出头男子看着脑袋被狠狠打了一锤的王楚惊诧道。
  旁边的营利、李春笑道:“他肯定没事啊”。
  “该我了”,王楚一锤干倒出头男子。
  “该你了”,王楚说着将锤子递给躺在地上的出头男子。
  “我不打了,脑袋疼”,男子哀嚎。
  “不打就跪下磕个头结束”,王楚看着地上的男子。
  “跟他打,别给咱们公司丢脸”,省工程公司三分公司李山喊道。
  又一个回合,王楚啥感觉没有,男子倒地不起。
  “不打就跪”,王楚继续说道。

  男子打不了,只能跪下磕头结束。
  “该你了”,王楚将锤子滴给李山。
  “该我啥啊”,李山惊愕。
  “该你打我了”,王楚面无表情。
  “我不打,你不打完了吗!”,李山推脱。

  “不打就跪”,王楚说道。
  “你个小逼崽子”,李山骂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