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个十年》
第53节

作者: 王楚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高中同学孙海涛打来电话,说他媳妇孙洋看到王楚媳妇秦可卿在乐松广场跟一帮人在一起打扑克。第一次说王楚不信,第二次王楚信了,因为拍下一张秦可卿坐在广场中间打扑克的照片给王楚发过来。
  心急火燎,王楚赶到滨江市香滨区乐松广场,斜对面就是省工程公司总部所在地。没找到秦可卿,却看到了张生。张生在跟一名中年男子说话,
  “这都两个月了,还没给租金”,王楚通过唇语看到张生说道。
  “几个月能咋滴,你这大家大业的”,中年男子像欠账大爷。
  “啥大家大业的,你这租金不能不给啊”,张生低声下气。
  “你给我跪下我就给你”,中年男子突然发难。
  “行,我给你跪”,张生说着跪下。这一切都被王楚看到眼里。

  乐松广场,是张生早年干消防,买下的资产,一千万买入,其时已价值一个亿,翻了十番,一个大商场,张生媳妇小雅经营两年,始终不见效益,无奈出租,租给法国家乐福,也乐得收租金,这一个月一付的租金,始终不太得手,张生每个月都亲自来要。
  王楚尾随张生和中间男子进入一个侧门。
  “站住”,王楚进门后看了一圈,发现没有摄像头喊道。
  “就这几把样你还给他跪,你TM就是个懒子”,说着王楚打了中年男子脑壳一锤,中年男子应声而倒,张生露出狡黠的目光。
  “你打他脑袋一下,不打我就打你”,王楚掏出数码相机,将锤子扔在地上。

  “我打他干啥啊”,张生愣住。
  “你不打,一会报警你就会作证,你那眼神已经告诉我你一定会这么做”,王楚淡定说道。
  “你别琢磨了,你打我哪都不疼,赶紧打吧”,张生跃跃欲试看着王楚的眼神,王楚手持数码相机警告道。
  “就这德性滴,折磨你好长时间了吧,每个月要钱都得给人跪难受不,看这个逼样就是个打工的,把你一个老板折磨蒙了吧,这乐松都你的,你惯着他干啥,狗一样的东西,你不打我就告诉钱余亮你给人跪了要钱,反正他也蒙了,打他他也不知道”,王楚洗脑式说教总是很有效果。
  “我CNM”,张生中计,一锤打在倒地昏迷中年男子头上。
  “走了啊,结束,咱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要抓一起抓,你个煞笔”,看着目瞪口呆的张生,王楚抢过锤子,扬长而去。王楚打了上百仗,始终没事,就是出于这种把他人套上的技巧,毕竟,要蹲一起蹲,没几个人会接受。
  第二个月,还是这个时间段,王楚接到张生电话,

  “王楚啊,你好,上次你打的那个人你知道吧”,张生电话说的很客气。
  “啥我打那个人,我打谁啦”,王楚始终保持警惕,
  “在乐松广场,你打那个是家乐福的主任,批款的,上次你打了之后,他在家躺了半个月,我这个月批款,他不干了,说要打回来”,张生说话很客气。
  王楚始终不吱声。
  “你那脑袋也硬,带着你的锤子,让他打回来一下,打一锤1000,你看行不行”,张生小心翼翼说道。
  “那不你打的吗,我这都有录像”,王楚警惕心始终很强。
  “哎呀,我知道你手里有录像,我现在就要拿回我这个月的租金,一个月30万租金呢”,张生强调。

  “我也不怕你坏我,反正我手里有录像,一锤5000我就去”,
  “折个中,一锤3000,行你就过来”,张生恳求
  “说个时间吧”,王楚接受了,毕竟,王楚一点不疼。
  下午15:30,王楚准时抵达上个月锤击中年男子的角房,
  “你不疼啊”,家乐福主任狠狠一锤集中王楚脑壳,
  “还打不打了,可以继续打”,王楚微笑看着家乐福主任。
  “啦倒吧,上次他就打了一锤”,张生闻言慌忙制止,毕竟一锤3000块,张生这样的人,钱给他白瞎了,一点不狠,非常懦弱,平素还愿意装出一副男子汉的模样。
  “下个月继续”,王楚与张生走出门外,接过张生递过的3000块说道。
  “你没事啊?”,看着若无其事的王楚,张生问道。
  “多少个回合了,我有过事吗!”,王楚说的不是假话,就是抗打,全身都抗打,疼痛阈太高。
  又一个月,同样的事,王楚应约再次来到家乐福。
  角房,已赫然安了一个摄像头,
  “跪下”,家乐福主任说道,张生在一旁不置可否。
  王楚始终盯着两人没动弹。

  “我让你跪下没听着啊,没看着这个摄像头啊,你个小逼崽子”,家乐福主任继续骂道同时看一眼摄像头,张生神色有异。
  家乐福主任与张生相继被王楚一锤干翻。
  “摄像头不好使你俩也敢跟我嘚瑟”,看着躺在地上捂着脑袋的两人,王楚骂道。
  “你咋知道呢?”,张生哭着说道。
  “线都没接,还我咋知道呢,煞笔一样”,王楚哈哈大笑。
  “这脑袋太好使了”,家乐福主任败的很彻底。
  “来给你看个东西”,王楚将家乐福主任拽了起来。
  家乐福主任弯腰左手捂着脑袋,看到了两个月前张生锤打自己的视频。
  “啊,你也打我啦?”,家乐福主任怒不可遏。
  “你打回来”,王楚示意将羊角锤扔在地上。
  “真打啊”,家乐福主任弯腰右手拿着羊角锤,左手捂着脑袋。

  “他打你你不打他,摄像头不好使,打也白打”,王楚边说边将数码相机开到录像模式。
  张生脑袋挨了一锤,昏迷在地。
  “报警没用,我有你打张生的视频”,看着目瞪口呆的家乐福主任,王楚扬长而去。试想,如果没有这个视频,报警,张生可能会证明,王楚就贪事,可又被王楚轻易化解。
  事后钱余亮问此事,王楚说家乐福主任看了摄像头一眼,下意识看说明这个摄像头还不好使,好使他不会看,张生神色有异更奠定了王楚的判断,打这俩人也白打,最后还把家乐福主任套里面。王楚的判断是正确的,摄像头确实没接线。钱余亮又暗示张生报警了。王楚说不可能,所有人都栓在一根绳上了,报警会牵出案中案,所有人都被王楚玩弄于股掌之间。
  数个回合,张生始终惨败,身家两个亿,始终败在一个比自己小13岁,没有丝毫身家的小伙子手里,还是4年前的员工,必然心有不甘。王楚怪招迭出,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战斗远远没有结束。(未完待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