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个十年》
第59节

作者: 王楚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不快过年了吗,赶紧把我那小嫂子接过来吧,一家人多热闹啊,张生挣那么多钱,干啥用啊,不就给媳妇花的吗!给媳妇爹妈弟弟花,跟给媳妇花一样,以后我姐父母和弟弟家庭的开销,也都由张生负责”,王楚又放出一个大瓜。
  “行行行”,小雅的父母和弟弟齐声说道。

  “是不是,男人你就要赚钱养家,女人像我姐小雅这样的,就负责貌美如花”,
  “对”,小雅应道。
  “我姐小雅就负责买买买,花花花,女人不败家,男人挣钱给谁花”,王楚说的畅快淋漓。
  “对,说得对”,小雅在旁边忍不住笑道。
  “你咋这么会说呢!”,张生不由在一旁感叹。
  “以后家里钱,都我姐小雅负责支配,我那小嫂子花钱,也得我姐小雅支配”,王楚不断在帮着规划,句句以小雅为主,小雅听得心花怒放。
  “那行,赶紧接进来吧,不过最后我要说一点,给你岳父岳母小舅子买的房子,必须写我姐小雅名”,王楚强调。
  “为啥啊,给我们买房写我姐名干啥啊”,小雅的两个弟弟在旁边反驳。
  “你们这属于弟凭姐贵,都是沾你姐的光,你姐牺牲多大啊,为了你们,让二妹进门,你姐得受多大委屈,你们不是一家人啊,写你姐名跟写你们名有啥区别”,王楚说的慷锵有力。
  “那行吧,都写我姐名,反正也是我姐”,两个弟弟被说服,小雅父母亦未表态。
  一天后,毫无例外张生又去找钱余亮,钱余亮再次致电王楚,
  “兄弟啊,听说你又立一大功,成功将你小嫂子引进门啦”,钱余亮赞扬,不知道是赞扬王楚,还是赞扬张生能让两个女人同处一室。
  “啊,大哥,帮点小忙,我也没费啥事”,王楚谦虚。
  “你怎么改变思路了,不讲道理了,为啥让张生给小雅亲属买房子啊”,显然,张生原原本本的描述王楚怎么说服的小雅亲属。
  “啊,他跟我说都谁,我一看,得变招啊,上次他们一起把张生揍一顿,打一巴掌不得给个甜枣吗,说两句他们就就范了,毕竟,在金钱房子面前,他们子女,他们姐姐的幸福已经不重要了”,王楚又开始分析。
  “他们打我一巴掌应该给我个甜枣啊,为啥我给他们个甜枣啊”,张生疑惑不解。
  “我说这意思,你把小三整进来跟他们一起生活,你挨一巴掌,再给他们一个甜枣,你还感觉挺委屈呗”,王楚有时候很苦恼,与他人说话时候不匹配是很苦难的,而此去经年,王楚也很难找到匹配的人,相近的都极少。
  “这几个房子我得掏出去三百多万,你又让我增加不少损失”,张生有开始念小怏怏。
  “你咋就分不清里外拐,不管花多少钱,你能把小三引进门,就是抗战胜利的第一步”,
  “什么抗战胜利”,张生跟王楚又不在一个频道。
  “八年抗战那么容易啊,我负责说服你原配夫人小雅,什么叫攘外必先安内,你把我那小嫂子引进门,势必激起一场史无前例的战争”,王楚又开始勾勒蓝图。王楚的分析一向很准,果然,一个屋檐下,岂容俩女人,战争的硝烟永远都没有熄灭过,而这就是张生的命。

  低级的欲望通过放纵就可获得;高级的欲望通过自律方可获得;顶级的欲望通过煎熬才可获得!而张生背其道而行之,违背国家法律,实现别人永远无法企及的顶级欲望,公然挑战一龙两凤,尽享齐人之福,煎熬是难免的,有鸟不玩他玩鹰,势必会遭天谴,败亡反噬早晚的事。
  “那我也损失将近400万”,王楚好话说尽,张生始终忿忿难平。
  “哎,你就是个大煞笔,我又给你埋了一个雷,以后你就明白了,你一定一切要按我说的做”,王楚故作神秘。
  “啥雷啊”,现在王楚骂张生煞笔,张生已经坦然接受并不反驳,毕竟,一切事物都按王楚说的来,始终没有偏离。有了上次承诺的经验,张生知道,王楚的话里永远都有话,永远都会埋伏笔。

  “现在不能说,对你是好事,买房子的事,一切都按昨天我说的做,这事日久必会生效”,王楚拒绝剧透。
  2012年4月,安静三个月,张生又开始骚扰王楚。
  “你给判判理”,王楚接到张生电话,电话那边众人七嘴八舌说道。
  “又咋滴啦”,王楚天天断这些事,头很疼。
  “我那俩小舅子要买车,让我出钱”,张生很无奈。
  “你小舅子买车你出啥钱啊”,王楚随口应道。
  “你今年1月份不说的吗,我们的一切开销,由张生负责”,电话那头,小雅弟弟强调。

  “我是说过,那是家庭开销,你们这属于享受,不是一个范畴啊”,
  “那不管,反正你说了”,小雅两个弟弟不依不饶。
  “这半年小雅这俩弟弟都快折磨死你们了吧”,王楚说道。
  “对”,张生和小雅异口同声说道。
  “给他们一人买套大房子,他们心安理得住着,每个月花销你们负责,然而他们并不感激你俩”,
  “对”,两口子再次拉长声说道。
  “满足他们一百次,一次不满足就不乐意,百好噶不了一个不好是吗?”,
  “对”,两口子的语音已经开始强烈认同。
  “救急不救穷,斗米养恩,担米养仇啊”,王楚感慨。
  “你咋这么明白呢”,张生话语带着哭声。

  “把他姐也折磨不行了吧,天天一会要这个,一会要那个”,
  “你咋啥都知道”,小雅也带着哭声。
  “今天,姐,该交电费了,明天姐,电话费没了,给你整的不厌其烦是吗?”
  “你咋知道呢,给我们钱还舍不得,只能一次一要啊”,小雅的弟弟说的理直气壮。
  “本来你这俩弟弟还有个班上,还有点上进心,现在班也不上了,天天在家呆着,两个弟媳妇本来还上上班,看俩老爷们不上班,她俩也不上了,是这意思吧”,
  “谁跟你说的啊,你咋啥都知道”,张生又开始感叹。

  “哼,用脑袋也能想到,你们在养几个寄生虫啊,趴在你们身上吸血”,王楚描述出一幅画面,血淋淋的。
  “你看王楚说的,句句都在点子上”,两口子不由自主的赞同。
  “我们老两口,都有养老保险,我俩咋是寄生虫啦”,小雅父母气愤说道。
  “我CNM,你个小逼崽子,你说我们是寄生虫”,小雅两个弟弟骂道。
  “呵呵,敢骂我是吗,你们完了”,王楚笑到。
  “来,小逼崽子,你来试试”,其中一个弟弟叫嚣。
  “把他俩撵出去,房子收回”,王楚说道。
  “你个小逼崽子,你TM好使啊,我都住这么长时间啦,你说收就收啊”,小雅弟弟骂道。
  “那不是你俩房子,那属于借住的,借你住懂吗,借懂吗?”,王楚连续说,小雅俩弟弟也听不懂。

  “房子都给出去了,还能要回来吗?”,小雅纳闷。
  “是不是按我说的做的啊”,王楚还在问。
  “是啊,就买那么大的啊”,小雅还听不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