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个十年》
第64节

作者: 王楚2020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日期:2020-09-03 20:32:44
  第二十八章 螳螂捕蝉
  (文接第21章)
  2012年12月中旬,工程基本结束,有俩工程在收尾,王楚难得赋闲在家。

  “媳妇,买啥车呀”,王楚问秦可卿。
  “真买啊?多贵啊!”,秦可卿犹豫不决。
  “买啊,早晚得买”,王楚说道。
  “咱不有俩车了吗?”,秦可卿还是舍不得,王楚今年买了俩车,都是工地用。
  “那啥玩意,工地用滴,得买个好车,要不我早晚死道上”,王楚回忆起前几个月开捷达王,两次差点没死在高速上,仍心有余悸。
  “奔驰、宝马、奥迪你选一个吧,奔驰讲究商务,宝马讲究操控,奥迪介于它俩之间”,王楚这两个月一直在看车,比较很久。

  “宝马,要买就买宝马,开宝马,坐奔驰”,秦可卿下定决心。
  “四年前你说过啊,要开车回家,就开宝马”,王楚想起了四年前的事。
  家里所有大小事务,均由秦可卿决定,这是王楚给她的政策,毕竟一个居家妇女,再没有权决定家里事宜,就太没有存在感。最起码,以后反悔,赖不到王楚头上。
  哈江市大宝是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和德国宝马汽车集团在大江省滨江市的授权特许经销商。提供BMW全线产品的汽车销售、以及原厂配件、售后服务、信息反馈等服务。 服务中心占地15000平方米。有BMW全线的车型:BMW 3系,5系,7系,BMW X3, BMW X5,BMBMW Z4和全新的BMW 6系以及即将下线的BMW M系等多种车型。成立于2003年,由香港中达集团与中国汽车工业进出口公司滨江分公司共同投资兴建。

  经过销售小妹热情周到的服务,根据资金情况,喜提小三一辆,哈瓦那灰,米色内饰,尊享版Li加长型,轴距2910,而后秦可卿貂皮大衣,宽边黄金手镯等一一配齐。
  “我不去啦,我老公挣着钱啦”,秦可卿在路边打电话。
  “啊,今年他挣一百多万,别找我,我真不去,你们玩吧”,秦可卿紧张的看着对面车里接她的王楚。通过唇语,王楚已尽收眼底。
  “跟谁打电话呢?”,王楚看着走过来上车的秦可卿。
  “啊,以前同事”,秦可卿面部表情已恢复正常。
  “邪教那帮啊,搬哪去啦”,王楚亦不动声色。

  “你还记得?”,秦可卿花容失色。
  “那邪教我举报的,你忘啦”,王楚又想起2011年的事。
  2011年8月,王楚再次接到高中同学孙海涛电话,秦可卿又在乐松广场跟一帮老爷们打扑克,由于上次的照片,这次王楚已深信不疑,打车前往乐松广场,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在乐松广场地下商场旁边的水泥台上,王楚看到了被一帮男人围着的秦可卿。

  “3个8”,一男子喊道。
  “又输了”,秦可卿不忧反喜。
  “输了咋办啊,可心”,男子色眯眯道。
  “让你摸下扎”,秦可卿满目桃花。
  “让我也摸下呗”,旁边一五大三粗的男子笑道。

  “行,让你也摸下”,秦可卿脸上毫无愧色,显然已习以为常。
  “让我也摸下呗”,看着男子将手伸进秦可卿衣领内,王楚在一旁冷冷说道。
  秦可卿闻言瞬间变色,王楚声音的辨识度很高,音域较高,较尖锐。围观的老爷们马上围上来,五大三粗的男子用手指着王楚问道:“你TM谁啊,我们可心还敢调戏”,
  “你问问她我是谁?”,王楚冷冷看着始终不敢扭头的秦可卿。
  “他谁啊,可心”,众人问道。
  “我老公”,秦可卿声音像蚊子一样。
  “你还有老公?第一次听你说啊”,众人惊讶。
  “我摸她扎合理合法吧”,王楚再次说道。
  “老公,摸,肯定行啊”,众人又回到原位,秦可卿始终不敢扭头。
  “你继续玩啊,最好别回家”,王楚说完离开乐松广场。
  “来继续玩,管那JB事”,秦可卿恍若无事,继续张罗着,众人都很尴尬一个劲催促她走。
  一小时后,秦可卿回到家中看着王楚,一声不吭跪在地上,跪半小时后说道:“我做饭啦”。王楚亦没反应,经过三年的夫妻生活,王楚工作始终没有起色,起初的东打一耙,西一扫帚到红岛厂终于稳定下来,而秦可卿的所作所为,王楚早已见惯不惯,毕竟,秦可卿08年底,嫁给王楚的第一个月就出轨,而王楚,早就忘啦。
  (言归正传),王楚晃了一下脑袋,试图遗忘这段记忆,毕竟,王楚一分钱没有时,秦可卿义无反顾的跟了他,王楚现在有钱了,不能辜负秦可卿。
  太阳有起有落,生活有苦有甜,记性太好,容易心烦。善忘,是一种人生佳境,任秋去春来花谢花开,而坦然处之。善忘,使人更怡然地面对生活,永葆愉悦健康的身心。王楚罹患一型糖尿病,诸病加身,十多年还能活下去,该吃吃该喝喝,该干啥干啥,跟这种忘性有很大关系,不管发生啥,都能秒忘。
  开着宝马,王楚在省三建公司董事长办公室见到了久未谋面的老大钱余亮,2012年底,钱余亮已经在大江省第三建筑公司担任董事长3年,其领导水平、业务能力、个人魅力均深得职工赞赏,每个副总配台车,费用单位报销,每周五下午由公司书记主持职工大会,周周洗脑,效果甚好,一改基础建设行业规则,工资按月发放从未拖欠,故深得职工爱戴,群众支持度极高。

  “兄弟,最近怎么样啊”,钱余亮背靠在座椅上,两手扶在坐上把手,打量着窝在沙发里的王楚。
  “啊,还行,大哥,一年没看着啦”,王楚始终对钱余亮很尊重,这辈子就认了这么一个大哥,没有第二个,但凡有人在王楚面前自称大哥时,王楚都一一纠正,你不是我大哥,你年龄虽然比我大,但你是我小哥。
  “哎呀,大哥太忙啊,这一天天的,这大楼净事啊”,钱余亮始终没改吹吹呼呼的习性,一堆平房在他口中成了大楼。
  “啊,大哥,那你忙,我先走啦”,王楚起身欲离开。
  “跟谁俩装呢?你个小逼崽子,来你别走坐坐坐”,钱余亮哈哈一顿大笑,身体坐直制止道。
  “啊,大哥,你不是忙吗”,王楚憋住笑,一副无辜状。
  “这是行啦,跟我装上了是吗?”,钱余亮歪着脖子笑看王楚。

  “啊?装啥啊,你不是我大哥吗!”,王楚始终不卑不亢。
  “这是挣着钱了呗,又感觉自己行啦!”,钱余亮调侃。
  “没有,够吃够喝就行呗,哪像你这高楼大厦的”,王楚边笑边怼钱余亮。
  “你给我滚犊子”,钱余亮笑骂。钱余亮明白,王楚在用语言敲打他,面对这一堆小平房,回应刚才钱余亮大楼的梗。
  “大哥这单位你别看小,今年完成17个亿产值,就是利润太低啊,17个亿产值利润才200万”,钱余亮没说谎,通过他哥钱余时的关系,揽到滨江市某楼盘开发的工程,产值完成17个亿,而这利润200万,千分之0.00012利润,直接将他打入万丈深渊,完全不合经济规律,必定遭受恶果。
  “太牛逼啦,大哥,不行我得来跟你干啊,赶紧收我回来吧”,王楚06年在宁波钢厂跟钱余亮搭配的不错,始终没忘。
  “你这不挺好吗,还在红岛厂呢吧,好好在那干吧,今年挣多钱啊”,钱余亮始终对王楚很抵触,毕竟脑袋太好使,可以利用,但不能重用,等到利用都不能利用时,只能弃用。

  “一百来万”,王楚回答的行云流水。
  “别TM吹牛逼,还跟以前一样,真TM能吹,干多钱活啊”,钱余亮笑骂又忍不住问道。
  “啊,完成产值一个亿呗”,王楚说了2008年在河北钢厂干工程的梗,钱余亮与王楚不约而同同时大笑起来。
  “你这两年干啥啦?”,钱余亮的办公室主任,原大江省工程公司宫二走了进来。
  “咋滴啦?”,钱余亮疑惑道。
  “这小子开个小宝马来的,这才折几年啊,这是又起来啦!”,宫二评价道。
  “我说这小崽子咋跟我装呢,没说两句话就要走,你这状态来找大哥还行,最起码能玩到一起去啊”,钱余亮下颌微抬…
  “我咋装了大哥”,王楚一脸无辜。
  “小崽子,你买啥,在我这也不行,你还差很远,记住啦”,钱余亮嚣张跋扈的劲头又暴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