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职场家天下——春秋借鉴、职场演义;老板、打工族,一起来吧》
第32节

作者: yiran_伊然

收藏本书TXT下载

  诅咒!
  这种玩意古代很时髦,一般都是人为的,有的就是大臣自己造的,目的吗,想篡权的,报复使坏的都有,也有我们后来一直称作是——推动历史车轮前进的“农民起义”。
  比如陈涉起义前,先由吴广在小庙里造谣言,学狐狸叫,喊着:“大楚要振兴了,陈胜称做王了!”韩山童刘福通也搞出一个“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目的都一样,要造反!
  这方面没啥创新,翻来覆去都是穿旧鞋走老路。这玩意,被称作“谶纬”,后面解释。
  宣王遇到的迷信色彩更浓一些。
  “日”代表君主,“月”代表女子,所以会有女主乱国的说法。

  政治局常委伯召虎分析说:“檿,是山桑木名,可以为弓,故曰檿弧。箕,草名,可结之以箭袋。我分析,有麻烦,什么呢?不好说,就叫做弓矢之变吧。”
  结论不大妙,与女人有关,而且就在宫内;与弓矢有关,事关国家兴亡。
  确实很要命。
  周王深信不疑,开始疑神疑鬼。
  我们随便找个街头算命的,三句话之后,他就要告诉你:“N日内有血光之灾呀!”
  姬老板深信不疑,人处于极度恐慌状态下,常规的也是最愚蠢的做法就是:
  诛连——玩绝的,一窝端。
  老大第一反应是:把武库里所藏弓矢都毁掉,以后不准再造。然后取消战事。不仅是刀枪入库,还要烧掉,挺荒唐。

  好像没啥作用,姬老板就心惊肉跳地问伯阳父:“怎么破解?”
  算命的就等着这句话,然后掏空你的腰包。
  伯阳父是公务员,太史官,有点正事。那时候的太史是公认最有学问的,职责最尊贵:负责和老天爷、和鬼神通话,还是各种神灵的形象代言人呢,很权威。
  汉代的时候就不行了,司马迁那么容易就被咔嚓一下,下面少了两个铃铛。
  伯阳父劝阻说:“好像有女子干政的意思,但不是现在,惊慌地不要!大王今后修德,多注意,就可以攘除了。”大臣的说法很有深意:你自己做的正,鬼就不上身吗。谣言可信也可不信,积极地做法是把企业搞得有声有色,害怕什么小道消息呢?
  这个太史还有几分现代意识,他比老大沉稳多了。

  人家说:企业要完蛋了,股票要一文不值了!那又怎么样?把企业扎扎实实地经营起来,旺盛起来,谣言自然就平息了,事实胜于雄辩吗。
  宣王没这么想,他还是狐疑不定。年纪大了就不是人了——有毛病了。
  谣言这个东西,就怕你不重视。
  谣言就是小诊所的把戏,没毛病也能有人点上一天的水,信吧?
  宣王到了无事生非的年纪了,开始耳鸣了,嗡嗡的,没蚊子也必须点蚊香,自己熏着。
  谣言或是小道消息,是很势利的,平常人很少有这个烦恼。明星就不行了,每天都处在各类新闻的包围之中,有的消息蒙准了,更多的是瞎扯淡。
  明星们习惯了,开始学着“与狼共舞”,有的消息就是他们自己造的——变不利为有利,有时合作一把也可以吸引眼球。
  在谣言面前,其实明星早已不是弱者了。都怕吸血鬼,但都是吸血鬼了,也就都是强者了。不过明星的高明在于他们必须始终要摆出无辜的样子,楚楚动人着。
  下自己的蛋,让鸡鸭鹅狗们说去吧!也是一种方式,可能更有效。流言止于智者吗。
  宣王哪个都不是,他只是忙碌地恐慌地当着靶子。宣王是企业家,也是焦点。

  日期:2010-02-09 18:20:29
  好戏开始接连上演:
  怪婴出现,被扔到水沟里,因疑惑未死,就下令全城搜查,宣布有私藏者全家杀光。
  谣言更盛了,还是提到弓矢,宣王都快神经了。
  不久一个农妇背着自家做的弓进城,被当场抓住,丈夫撒丫子窜进了山里。女人百米速度不行,被当场拿住,可怜这个小手艺人直到死也不知道犯了啥忌讳。

  宣王仍不放心,尤其对女人,还要查,还要杀,谁劝也不行,疯了!
  疯子劝不得,百里奚就懂。中央委员杜伯和左儒是老党员了,死活要拼一把。
  杜伯太直,不会绕弯子,以往也是这么进言的,习惯了。老杜说:“你这么干不是胡闹吗?这不是违背市场规律吗?哎呀,要成为败家子的!”
  老大正在找事,你往上撞,正好,杀!
  结果老杜同志被砍了脑袋。
  左儒和老杜可是长征过来的老弟兄了,难过、痛恨,一时想不开,回家抹了脖子。基本是前后脚,很快,老哥俩就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并肩战斗了。
  鬼制造出来了。
  时光荏苒,一天,宣王终于有了好心情,什么“弓矢”之类的谣言听不到了,他也不疯了,也想多活几年,争取再干上一届董事长。
  “来呀,备马。”他吩咐着,打算出去打猎,锻炼一下身体。

  姬老板上年纪了,还没搞到几只兔子呢,就犯困了,迷迷瞪瞪地瞌睡起来。
  这时,阴风四起,耳畔汽笛声声,车轮阵阵,抬望眼,只见老杜和老左同志驾着红色敞篷悍马疾驰而来,一路高叫着:“昏君,纳命来!”可能也是看着老板把企业搞成这样,还站着茅坑不拉屎,还不退休,干脆来点绝的。
  老板目瞪口呆,心想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还折腾个屁呀,心里那个悔呀!正咬牙呢,二鬼挽朱弓,搭赤矢,嗖的一箭,射中宣王心窝。鬼射箭很准的,老宣在敬佩中到下。
  三日后姬老板蹬腿了,估计是与杜伯左儒撕缠去了,这就是冤魂索命。
  杜伯厉声道:“就你这个熊样的,还当老板!”

  老宣哭笑不得:“生在帝王家,我也没办法不是!”
  左儒喝道:“你可知罪?”
  老宣说:“年纪大了,糊涂了,悔不该耳根子太软。忙活半天有啥用,该来的也躲不掉,还不如积点阴德呢。唉,悔呀!”
  “嗬,老家伙啥都明白呀!”老杜有些泄气,这个批斗会有点没劲。

  人往往是死到临头才真正清醒(有的)。
  日期:2010-02-09 21:27:23
  这自然是迷信,不足为凭,依我看,宣王没准是打猎时偶感防寒,那时缺医少药,加上他上了年纪,就此一命归西。不过,此事至少说明了几点:
  宣王此人多疑。
  多疑的人更容易把人和事往阴了想,这样的人早晚要被自己吓死。
  轻信谣言。
  挺搞笑的,多疑的人总是轻信。心里有鬼,才会白日见鬼;心里有阴影,就能透视出癌症来。他轻信的东西,其实早就是自己里的鬼。

  比如那个张灵甫,他自己疑心老婆和属下私通,所以,听到有人开玩笑说:“团长,帽子都成绿色的了!”张好汉当即回家一枪把老婆打倒在菜地里。
  老婆正蹲在地里割韭菜,刚搂了几把,就见丈夫端着长枪站在远处瞄准。她还纳闷呢——难道地里有兔子?可怜那,没见到兔子,她自己一个倒栽葱,先当了兔子。
  有这回事吗?
  寡谋盲断。
  寡谋的人行动起来并不慢,特点是变化快。手下刚刚奉命走出大门,后面大臣就撵上来喊:“前面的删除,请看续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