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职场家天下——春秋借鉴、职场演义;老板、打工族,一起来吧》
第50节

作者: yiran_伊然

收藏本书TXT下载
  当然喽,不能以一俊遮百丑,幽王是昏君无疑,误国无疑。
  有用的大臣走的走,囚的囚,其他的谁还再做傻帽?这种情形,确实如古人云,是“谏净路绝,贤豪解体。”西周国体基础在动摇了,幽王的位子也已经不稳了,只是他还不清醒,还在胡闹,的确是昏的可以。
  企业无论曾经有多强势,多富有,一旦摊上了幽王这样的纨绔子弟,垮起来的速度是惊人的,作为企业老板,选择继承人时眼睛可要瞪大喽,实在族中无人,不妨聘请职业经理人来打理,德国的家族企业能熬过百年的,五代以上的,都是如此。
  聘请经理人不是把企业拱手出让,是代管模式和托孤模式。以后再说这个问题。
  幽王虽然胡闹,昏乱,但是他不残暴,是个惯坏了的孩子,是玩瞎了的后代,他骨子里还没有坏透。说实话,还算是个两条腿的人。
  日期:2010-02-22 20:50:36
  纣王之罪

  按照司马迁的说法,纣王就是打工者的噩梦,也是天下苍生的瘟疫。
  纣王昏成了天伦丧尽,以惨绝人寰的极刑手段摧残人的生命为乐事,这就太可怕了。其他方面,也是到了罄竹难书的程度。
  《史记·殷本纪》中关于殷纣的记载很详细,这些事被影视戏说的太多太滥,大家都应该很熟悉,咱们不摘录了。
  纣王不止是宠信奸佞那么简单。几乎可以想象出的任何残忍暴虐的行径似乎都可以在他这里找到例证。依照《史记》记载,他成了历史上至少排名前三位的暴君,较比夏桀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纣王成了暴虐的“标尺”,在后世的史书上,都是这么记载的:重刑辟,设炮烙;“九侯女不衰淫,纣怒,杀之”;“醢鄂侯”、“脯鄂侯”;“剖比干,观其心”,筑鹿台、建酒池、肉林,令男女裸奔,建虿盆杀人,剖孕妇之腹观子……最后演变成了嗜血成性、杀人如麻、宠幸妖姬、以酷刑屠戮大臣的恶魔。

  这个纣王对医学的钻研精神,一般人可比不了,相当执着。他喜欢外科手术,喜欢在肉体上血淋淋地搞创新,更喜欢解剖学,特别是解剖女人的肚子。
  厨师和屠夫多少是有联系的,都要沾血腥,要动刀子,古代的厨师多半要兼职屠夫的工作,庄子不是描写过一个《庖丁解牛》吗,这个庖丁就是厨师。
  纣王应该喜欢烹调,只不过他做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肯德基的炸薯条很好吃,纣王的拿手菜是肉丁、肉干——人肉的,必要的时候还要尝尝人心的滋味,而且还必须是名流。
  这样的一个人,难道妲己相伴左右,就不做噩梦吗?也难怪她被传说成了狐狸精,一般人很难有这种承受力。可以想象一下:和一个整天练刀子翻尸体的流氓大亨呆在一起,什么感觉?不疯了才怪。
  如果这些属实,那么我觉得幽王时期的臣子百姓还是很幸运的,因为这个幽王还是有些人性的。不过我还是怀疑这些记载:包括《史记》中的商纣记载。我觉得太离奇了,有些像是文人杜撰。历史上的纣王真是如此吗?这不成了一味要成为天下公敌、成为衣冠禽兽吗?
  这是他的人生追求?如果那样,我觉得是否纣王存在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不然真是不好解释。
  郭沫若曾写过历史剧《屈原》,其中借屈原之口对宋玉说:“纣王实际上是个不错的君王”。郭沫若还赋诗道:“殷辛之功迈周武,殷辛之罪有莫须。殷辛之名当恢复,殷辛之冤当解除。”
  意思就是说商纣其实很冤枉,他在历史上是很有德望的君王,而且,据说妲己王后也是堪称母仪天下的。相反,武王倒是有些过分之举:他攻入朝歌,还掘出妲己的尸体好一顿糟践——用棒子还是长矛?
  真的是因为“成者王侯败者寇”的流俗使他们蒙羞了吗?
  如果郭同志说的在理,那么就说明司马迁也有感情用事的时候!虽然史料考证终究有限,但我还是觉得可信度挺高的。郭沫若虽然人品上颇有争议,不过他在治学上相当严谨,不然,老毛当年也不会把他的《甲申三百年祭》作为入京前全党的学习课程之一。
  不过在此文中,我们还是依照《史记》的原意,把纣王作为暴君来看待,用来和幽王做个比较,挺有趣的。
  以史为鉴嘛,可能要委屈纣王和妲妃了。
  日期:2010-02-22 22:49:36

  幽王玩什么?
  由上述记载看,这个幽王与纣王有些相似之处,都是喜谗谄之辈,拒忠贞之言,无视国家动荡,灾异频发,只知吃喝玩乐,缠绵酒色。不过他毕竟谈不上残暴,算不上是暴君。
  我觉得要真正地读懂他,找出可供我们借鉴的东西来,还是要从他的“玩物”上面费费心。我们来看看幽王玩物丧国,搞垮了周氏集团,都是因为玩什么?
  我以为:他是个超级纨绔。他是玩物丧志,终至发昏,以致丧国。因为他最喜好的就是吃喝玩乐。
  一是吃喝。这家伙吃的花样不少,只是记载寥寥。
  二是好色,就是玩女人。他与纣王不同在于,纣王是好女人的同时,还在上朝问事,打杀大臣。这说明纣王玩的还不糊涂。
  幽王在国家灾异频发,举国震动之时,还能够镇定自若地指派佞臣遍搜女人,也是一种过人之处(“幽王全无惧色,方命左右访求美女”)。
  常言道:无知者无畏。他不止是无知,而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全无一点责任心的东西。他只要玩得痛快,国家大事不仅成了身外事,而且是烦心事,连大臣汇报都要被轰出去。
  三是玩的百无禁忌,竟然把国家倚为屏障的烽火台及烽火作为玩的工具,视江山社稷为破鞋子烂袜子,真是玩到了极品境界了。这一点,纣王不如,他没有幽王这么挥洒,能如此视江山为女人彩头。
  你看,这个幽王病得不轻,脑子有问题,因为点烽火是什么?是戏弄诸侯啊!是拿国家社稷重器开玩笑呀!此例一开,国家政府哪里还有权威,哪里还有正事,以后如何取信于诸侯?
  这种做法,如同做企业糟践自己的品牌是一个道理,还怎么继续经营下去呢?比三鹿垮的还要快。

  纣王昏到这等地步,尚且知道亲征叛逆,手刃姜文焕,囚禁文王与羑里,不断试探有无反心,这是为了他的家国社稷,但是幽王怎么回事,这个都不知道?不是有病吗?但是我们知道,还没有史料证明这家伙有毛病,都不愿为之减刑。
  那样看来,这个病就是——愚蠢!
  幽王是个情种,他和纣王不同,他拿社稷不当回事,但是却对褒姒的一颦一笑关注之极,甚至为了博其一笑,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这不是情种吗?这不是宁要美人不要江山吗?只不过情种也是有分别的。
  唐玄宗是个情种,但他不会拿国家社稷开玩笑;
  清代顺治帝是个情种,不过他做的算是最好的,自个出走,独自伤心就是了,与国家无碍。

  幽王就不行了,他钟情一人,代价是要全天下做陪葬,这是他的罪恶,可能也是他始料不及的。从这个意义上看,他是站错了位置,明明是个玩家,如何对天下负责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