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照完结婚照,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闯进了我的生活》
第6节

作者: 须足

收藏本书TXT下载
  他们对那个地方非常满意,说这是在丽江体验过的最原生态的景点。我说实际上这里都算不上一个真正的景点,所以很多游客都不愿意来这里,他们都喜欢奔着那些热门景点去凑热闹。不过这样也好,要真成热门景点了也就失去它原有的味道了。就好比多年前的丽江古镇,也是因为她的古朴原生态才吸引大量游人,现在名气增大了,是非也就多了。所以每个地方,至少都应该要保留那么一两处原始风貌,避免过度开发。

  叔叔连连点头表示赞同我的观点。“小韩说得太对了,不能一味地只追求经济效益而杀鸡取卵。所以我们也不能在这里作过多停留,以免搅扰了它的清净。”
  回到古城,他们问我这里有什么特色美食推荐。我说丽江跟西安差不多,没有太多本土的菜系,主要还是以小吃为主。你们要是不嫌弃,回客栈我自己弄两道菜给你们尝尝怎么样?
  他们高兴得不得了,连声说好,一定要尝尝我的手艺!
  我去市场买了点上好的腊排骨和三川火腿,家里还存着点晒干的松茸和羊肚菌,加上前段时间才晒好的草鸡枞菌,晚上打算给他们炖一锅最正宗的野生菌腊排骨。
  老实说,这还真不是谁都能享受得到的待遇。
  果然,他们吃了非常满意,说从来没吃过这么鲜美浓郁的排骨汤。小女孩平时在家很挑食的,这次居然吃了两大碗米饭!
  我说重点不是排骨,而是那几种菌类,这可算得上是云南最顶级的几种野生菌了。“可惜过了找鲜松茸的季节,明年早点过来玩,可以带你们去体验一下。”小女孩听了高兴得不行,说明年一定要来采蘑菇。
  晚上老宋打电话过来,问我今天收获怎样。我说一无所获,还请他们吃了顿腊排骨。

  “怎么,心慈手软了?其实这老两口挺有钱的,经常全国各地旅游,是我一个朋友介绍给我的。”
  “关键是看他们这么大年纪,又带个小孩子,不想带他们去折腾。不好意思了啊老宋。”
  “看你说的,我相信你的判断。你不出手肯定有你的理由。”
  “好的不说了,前台在叫我。”

  我去到前台,小欣把电话递给我,说有人要找你。
  我接过电话:“你好,请问是哪位?”
  日期:2019-01-30 21:43:16
  电话那头十分吵闹,一听就是在酒吧一条街。这条街在丽江来说是非常有名气的了,可能近几年几部非常火爆的都市偶像剧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总之,来丽江游玩的年轻男女,这里是必到之地。
  而作为一个常年呆在丽江的外地人来说,我跟他们恰恰相反。我现在最不喜欢去的地方就是酒吧街,有时走路甚至都想绕开这里,真的是吵死了。我客栈的位置离得这么远,大半夜的都还能听到从那边传过来震天动地的吵闹声。经常有我店里的客人邀我一起去酒吧,我都是尽可能地婉拒。很奇怪的一种现象,在丽江待得越久,对这里越了解的人,就越是喜欢找一个清静的地方躲起来。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感受得到丽江真正的魅力所在。而那些刚来丽江的人,全都奔着热闹的地方去,在我看来简直就是本末倒置。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醉醺醺的声音:“老板,过来陪我喝一杯怎么样啊?”
  因为太吵的缘故,我没听出来是谁的声音。“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
  “这么快就把我给忘啦?本小姐今天还帮你洗了碗呢!”
  这下我听出来了,是昨晚上遇到的那个女孩。可她,怎么会打电话到前台来找我呢?
  我在电话里问她:“你,怎么知道这个号码?”

  “携程网上查的呀,我记住你的客栈名字了,夜半星空。我在网上已经订你们的房间啦,你们上面可是说了可以提供接送服务的哦。车费不会少你的,但是服务不周的话小心我会给你差评!”
  “行吧,我这就安排车子过去接你。”
  “我不要其他人来接,我要你亲自过来!”
  “怎么,想实施你的报复计划了?”

  “嗯,看心情说话。”
  我犹豫了几秒,问:“你……现在在哪里?”
  “金花屋,十五分钟之内,必须过来!”
  我挂了电话,定定地出了会儿神。金花屋?
  坦率地讲,我也并非什么谦谦君子。在这样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原本就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诱惑。像大多数混迹这个圈子的人一样,我曾经也迷恋过那种风花雪月的虚幻与缥缈。但久而久之就会对这种放纵声色逢场作戏的东西感到厌倦甚至深感荒谬。短暂的ji情过后却总会陷入无尽的空虚和落寞。
  后来选择了跟杨雪在一起,逐渐跟以往的生活模式保持了某种距离。几个以前经常混在一起的哥们儿都打趣我,说你丫的又不是白子画,没事玩什么禁欲系啊?看着那么多活蹦乱跳的姑娘在你眼前晃悠,你居然肯为了一棵树就放弃整片森林,简直辜负了你这副可以蔑视圈中的好皮囊。他们都认定我肯定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

  或许吧。我说。
  而他们却一如既往精力旺盛乐此不疲,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永远都是那句“再不疯狂就老了”
  我说你们这群混蛋再不老整个丽江都要疯了。
  虽然我不确定这个女孩具体有什么想法,但总觉得从她早上那种异样的眼神里能读到些什么东西。我觉得她应该不是单纯地只想找个人玩什么一夜情的游戏,否则酒吧里到处都是机会。可她为什么偏偏要来找我呢?这一点我倒是好奇得很。
  到了金花屋,我四处环顾却并没见到她。找了一圈,看到她在舞台上冲我招手,示意我上去跟她一起跳舞。我摇了摇头,找了个位置坐下。

  她随即跑了下来,拉着我去了她之前坐的位置,桌上摆满了空酒瓶。
  她将头伸过来,凑到我耳边大声问到:“想喝什么酒,我请客。”
  我摇了摇头,说一会儿得开车。
  这时酒吧里又开始了他们所谓的拍卖环节。一杯鸡尾酒,起了个稀奇古怪的名字,一元起拍,最后总能以高昂的价格成交。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卖完酒卖字画、首饰,俨然变成一场拍卖会。这女孩也兴趣盎然地参与到拍卖之中,我一把拉起她就往外走。
  她踉踉跄跄地跟着我,一直在挣扎。“你干嘛呀,干嘛拽我出来,我……还没玩够呢。”
  我一直把她拉到停车场,跟她说:“别玩了,回客栈吧。”
  她把我的手甩开,有些生气的样子:“谁跟你说的我要回客栈?我住在洲际酒店,干嘛要回你那个什么破客栈,你想干嘛?”
  我有点哭笑不得:“你不是订了我们客栈的房间吗?是你自己要求我来接你的好不好?”

  她斜着眼瞅了我一阵,问我:“你是谁啊,谁叫你来接我了?我叫你来接我了吗,我认识你吗?”
  这是干嘛,逗我好玩吗?“行啊,这可是你说的哦,那我就回去了。”
  刚一转身,她就坐地上假哭起来,像个孩子那样无所顾忌地大声干嚎。
  我感到头皮发麻,真是想立马转身就走。但看到她这个样子,却又让人有点莫名的心疼。虽然跟她没什么接触,更谈不上了解,但总觉得她所表现出来的行为举止,跟她真实的内心其实是天差地别的。我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让她在这样的年纪里会变得这么言不由衷表里不一。甚至越是看到她表现得这么骄横跋扈任性胡闹就越是有点同情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