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照完结婚照,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闯进了我的生活》
第10节

作者: 须足

收藏本书TXT下载
  人生苦短何必念念不忘
  一杯敬自由 一杯敬死亡
  宽恕我的平凡 驱散了迷惘

  天亮之后总是潦草离场
  清醒的人,最荒唐……
  只不过,再也没有对那些萍水相逢的女孩子动过感情。倒不是真的已经达到心如止水的境界,而是觉得,真正的刻骨铭心,一次就够了。
  杨雪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走进我生活中的。
  她那个时候才十九岁,还是个青春靓丽的学生。我租她家院子的时候,她们家另一所房子还没完工,一家人住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工棚里。那个工棚我去看过,非常简陋,总共两间,她爸妈住一间,另一间就摆了一张沙发,她那个还在读小学的弟弟就睡在上面。她呢,平时就只能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周末回来就去亲戚家里住。
  客栈院子里摆着十几盆山茶,是她们家以前养的,只是新房没弄好,暂时还摆在我这里。杨雪经常会过来照看这些山茶花。有一次我跟她说,你要是不想住学校的宿舍,可以来客栈里住。因为我这里专门有一间房子是给员工住的,里面有两张床,只有前台小妹一个人住,还空着一张床呢。

  她高兴得不得了,她说实际上早就不想住学校的宿舍了,实在没办法而已。她想先过来住着,如果有人来住了她随时可以搬走。我说没事,做卫生的大姐是隔壁村的,每天都回家去住。再说了,就算新招了人你也不必搬走,我这里房间反正都住不满,你到时候随便挑一间住就行了。
  当时也没想那么多,纯粹就把她当成个小孩子看,只是怎么也没想到,后来会跟她发展成恋人关系。
  日期:2019-01-31 12:01:16
  刚开始她跟我还有些拘谨,叫我韩老板。她总觉得给我添了麻烦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周末还会帮忙打扫一下客房,教我煮米线,炖腊排骨,好多东西都是她教我的。
  后来接触的多了,她就不叫我韩老板,改称韩大哥。我说听着怪别扭,你就叫我老韩好了,听着亲切。
  我那个时候作息时间很不规律,经常跟一群朋友在酒吧泡到深夜,第二天基本睡到中午才起床。然后坐在院子里发呆,有时一坐就是一下午,活像一尊快被风干的木乃伊。
  她说老韩,你这样会把自己身体搞垮的,你看你脸上都没血色了。赶紧得改一改你的生活规律才行了。
  我问她:“要怎么改呢,小朋友?”

  “晚上少去泡酒吧,早上早点起床,早睡早起精神自然就好啦!”
  “养成习惯了,改也改不过来了啊。”
  “怎么会改不过来,周末我带你去爬象山吧,多爬几次山绝对能改掉睡懒觉的习惯。”
  于是我就真的跟她去爬了几次象山。

  她后来又经常给我熬山药粥,她说你一天喝那么多酒很伤胃的,多吃点山药粥吧,养胃。
  她做的山药粥十分爽口,喝着喝着,就对这个单纯善良的小女孩产生了一种别样的爱惜之情。
  后来她又问,老韩老韩,你怎么不找个老板娘来帮你一起守客栈啊?
  “老板娘是想找就能找的吗?”我木然地说。
  “学其他客栈那样,在门口挂个招聘老板娘的牌子呗,很快就能找到了呀。”
  “哦,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呢。”

  过了一阵她又问,老韩老韩,你是不是失恋了,为什么看你总是这么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是啊,我失恋了。”
  “我帮你介绍个女朋友吧?”
  “行啊,帮我介绍个你们纳西族的胖金妹吧。听说你们纳西族的姑娘个个都朴实善良是吗?”
  “当然啦。”她说,“我把我表姐介绍给你,她叫和玉晴,做导游的。你们还可以相互合作呢。”

  后来倒是真的跟她表姐之间有过一些合作,不过仅仅只是合作而已,我们根本就不来电。
  杨雪后来问我,为什么对她表姐没感觉。我说,因为从一开始,我看上的就是你啊。
  她那个时候躺在我怀里,拍打着我的胸口:“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我就说你怎么会无缘无故叫我去住在你客栈里,原来是早就设计好的圈套。”
  我说你可别误会,“我当初讨好你的目的其实是很单纯的。”
  她问:“什么目的?”
  “让你家给我降点房租啊。”
  她听了这话就气得不想理我了。

  有一次,她带我去她表姐家吃当地很有特色的年猪饭。她表姐家在石鼓镇,由于离城里比较远,晚上要在那里留宿。我跟她说不习惯住在别人家里,准备开车回城。她叫我喝了酒别开车,她可以带我去一个比较清静的地方。于是从她表姐家带了干净的被褥之类的去到一个石场,那里有两间木房,是以前村里人看守机器搭建的。里面有床有沙发甚至还有一台29寸的TCL彩电。
  她问我这里行不行,实在不满意就只能去镇上看有没有旅馆了。
  我说不想折腾了将就吧,“这里晚上有没有鬼?”
  她说有啊,专门欺负外地人,本地人就没事。
  “那你这个本地人就只能留下来陪我了,是你把我带过来的你就得对我负责啊。”
  就那样,在一阵你拉我扯半推半就之中,我们达成了某种身体上的契合。
  后来就这个问题我们辩论过无数回。我总觉得那次是她蓄谋已久的计划,绝对是经过周密安排精心策划然后一步步把我引入她的埋伏圈的。我甚至觉得搞不好她表姐都是她的帮凶之一,说什么介绍给我也许只是个幌子,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把我弄到这个石场来。因为即便我们的事迹“败露”之后和玉晴也完全没有感到惊讶,仿佛一切都是那么合情合理,连个解释都不需要。

  而杨雪自有她的一套理论体系。她说按照那晚的情形来看,主要责任绝对在我而不在她。真要追究起来的话她也不排除使用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尊严。
  反正大家各执一词,至今尚无定论。
  日期:2019-01-31 15:18:07
  早上八点半,我准时出现在洲际酒店门口。
  她也很准时,拖着个大密码箱正好从大厅里面走出来。我上前去接过箱子,问她:“出来旅游一趟,怎么还把整个家都搬出来了?”
  “这里就是我的全部家当了。”她说。
  “对了,咱们还没正式介绍一下自己呢,总不能一直叫你九七后吧。我叫韩斌,文武双全那个斌。你呢?”
  “叫我秀秀就好了,大家闺秀的秀。”

  我险些没忍住笑出来,就这种性格亏她还敢这样介绍自己。大家闺秀,你怎么不说是秀外慧中的秀呢。“这是你的真名吗?还是网名?”
  “怎么,你觉得九七后的女孩叫这个名字很土吗?”
  我正色到:“很有内涵,走吧。”
  走了几步,我突然停下脚步,问她:“你真的叫秀秀?”
  她乜了我一眼,嘀咕了一句“有病”,然后径直往前走去。我在原地呆呆地站了几秒,然后摇摇头。天下竟然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本以为就能出发了,她说那哪行啊,还得准备好多路上要用的东西呢。我跟她说现在去泸沽湖的新路开通了过去顶多三四个钟头在车上打个盹就到了真的没必要带那么多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