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照完结婚照,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闯进了我的生活》
第14节

作者: 须足

收藏本书TXT下载
  她乜了我一眼:“所以啊,你要是长成他那样,谁还愿意坐你的车?走,找个湖边的清吧坐一坐去。”
  “这个倒是可以有。”
  我们在湖边找了一家休闲小酒吧,拣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她点了一杯蓝莓汁,我要了一杯柚子水,另外还要了一碟开心果。
  “其实我并不想喝酒,昨晚的酒到现在还没完全醒呢。”
  “昨晚干嘛喝成那样?”
  “高兴啊。”她说,然后模仿着网上那个喊麦的腔调唱到:“一人我饮酒醉,醉把那佳人成双对,两眼 是独相随,只求他日能双归……”
  我环顾了一下店内,还好这个时间基本没什么人。一个气质忧郁的歌手在吧台前面浅吟低唱,声线柔和舒缓,而且比刚才在码头边看到那位大叔帅气得多。
  她望着歌手出了会儿神,问我:“想不想听我正儿八经唱首歌?”
  “荣幸之至。”
  “想听什么歌?”
  我想了想说:“东 方红吧?”
  她笑了笑,跑过去跟那歌手嘀咕了几句,然后从他手里拿过吉他,唱了一首《董小姐》——

  董小姐 你可知道我说够了再见
  在五月的早晨 终于丢失了睡眠
  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 董小姐
  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爱上一匹野马 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这让我感到绝望 董小姐……
  经常能在某些文章里看到“上帝的宠儿”这种说法,我想,眼前这个女孩就太符合这个标准了。有颜值,有身材,家境又好关键还有这么一副好嗓子!基本上一个女孩想拥有的东西她都拥有了,可她究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唱完一曲,她回到座位,问我:“怎么样?”

  “还行。”我说。
  她一副要生气的样子:“什么叫还行?就我这水平如果参加好声音所有导师都会为我转身的你信不信?”
  “信啊,我刚才也转身啦,我转向湖边看水鸭子去了。”
  她抓起一颗开心果朝我扔过来,气呼呼到:“对牛弹琴这个词应该就是专门为你这种人创造的了。”
  我正色到:“老实说,唱得太好了。”
  “现在才夸已经晚啦,本姑娘不接受。”
  说完她用手托着腮,看着远处的湖心岛发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看了一会儿她的侧脸,告诉她,湖心岛上有一棵女神树。当地人在过生日的时候都会专门去那棵树前许愿,据说比对着蜡烛许愿灵多了,你要不要去试一下?
  “真的吗?”她问。
  “信则灵啦,你想许什么愿呢?”
  “说出来就不灵了,傻瓜!”
  日期:2019-02-01 13:30:56
  我们租了一条猪槽船,悠悠划向湖心岛。划船的是个三十来岁的摩梭女子,虽然肤色黝黑,却难掩一种天然的俊秀之美。女子很健谈,说话的声音很清脆,一定有副好嗓子。
  她告诉我们她叫阿琼,家就住在泸沽湖边上。
  秀秀问她:“你们这里划船怎么都是些女的?”
  阿琼笑到:“因为我们这里是女儿国啊。”
  秀秀显然对她们这个民族很好奇,问她这里的走婚习俗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琼也并没回避这个问题,大大方方地告诉我们关于一些走婚的规矩。她们这里以前没有什么婚嫁概念,女孩子到了一定年龄就可以拥有自己单独的女儿房——她们称之为“花楼”。若是对哪个小伙子有意思,她就会将他确定为自己的“阿注”,也就是情郎,而她就是情郎的“阿夏”。阿夏会在篝火晚会上牵阿注的手“抠手心”并交换定情信物。回到花楼之后女孩会把窗户打开,在窗边挂上信物,她的情郎看到后就会从窗口爬进去过夜,然后又在天亮之前离开。

  虽然她们追求自由的恋爱方式,但也并非外界传闻的那样随便哪个都可以从窗口爬进去。那必须是“阿夏”跟“阿注”之间郎情妾意心灵相通才行。只不过这种感情不用像外面的社会那样非得用婚姻的形式固定下来。这种婚姻关系不受家长、亲族的干预、强迫。也不太注重对方的门第、身份和地位。她们只看重对方的人品、才干、外貌。也不存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规矩,更不存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说法。男人、女人各住各的家,你不靠我养,我不靠你活,双方互不干涉。

  这倒是让我想起了西游记里那首《女儿情》——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只愿天长地久,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她们这种模式,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实际上却更接近人类最天然的本性。看来她们倒是更懂得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个概念,所以干脆就抛开了这种牢笼。婚姻的本意是要将两个人永久地捆绑在一起,可由于里面往往掺杂了太多世俗的东西,反而成了两个人的束缚甚至是一种折磨。尤其是在当下,什么房子彩礼的各种附加条件,弄得许多年轻一代对婚姻望而却步。加之越来越高的离婚率,导致出现了大量恐婚一族。我甚至在想,会不会若干年后,她们摩梭人这种原始的走婚习俗搞不好还会走在时代的最前沿,从而成为一种主流模式也未可知呢。

  我问阿琼,你们泸沽湖出了一个名人,杨二车娜姆你知道吗?
  她回答:“当然知道啦,那是我们摩梭女子的骄傲。虽然也有人对她说三道四,但她活出了我们摩梭女子的个性,她才不会去在乎那些世俗人的评论呢。”
  不愧是女儿国啊,个性鲜明,谈吐不俗。她们不但能挑起生活的大梁,也能将自己的人生安排得精彩纷呈,简直令人敬佩。
  秀秀望着湖面发呆,想必也是感触良多。她突然跟我说,她有个很大胆的想法。
  “你哪个想法不大胆?”我调侃到。
  “我要在这边体验一把走婚的感觉,你觉得怎么样?”
  “好啊,待会儿我们去参加篝火晚会,你看上哪个小伙子了就去牵他手抠他手心就好啦。你不是带了一顶帐篷吗,正好可以用来当做你的花楼。”
  “到时候我就在帐篷外面挂一样定情信物?”
  “必须得挂啊。”
  “可是挂什么好呢?”
  “有什么就挂什么呗。”
  她可能在脑海里勾勒出了那个画面,立马咯咯咯地笑个不停,就像已经找到她心目中那个心仪的情郎“阿注”一样。

  阿琼看了看秀秀,又看了看我,笑而不语。她大概是把我们当做一对情侣了。
  秀秀恳请她唱一首当地的民歌,阿琼并未推辞,大大方方地唱了一首《花楼恋歌》——
  阿妹哟
  阿哥哟
  月亮才到西山头
  你何须慌慌地走
  火塘是这样的温暖
  马达咪
  我是这样的温暖
  马达咪……

  阿琼的嗓音果然如泸沽湖的水一样清澈明净,听着有一种说不出的婉转柔情。这里真的是个神奇的地方,大概也只有这样的一方水土,才能养育出她们这样洒脱爽朗的性情。
  我们的小船围着湖心岛绕了一圈,然后登上小岛。秀秀在那棵“女神树”面前十分虔诚地许下自己的愿望。虽然我不知道她具体许了个什么愿望,但从她凝重的表情来看,不像是有关于爱情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