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照完结婚照,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闯进了我的生活》
第16节

作者: 须足

收藏本书TXT下载
  “倒也谈不上失望,大叔就大叔吧,好在你也并不让人讨厌。”
  我看她心情确实挺不错的,于是也想解开一些心中的疑问。比如她昨晚说要去寻短见,是闹着玩的还是什么意思?她说她老爸对她不仁又是个什么情况?不过我又害怕问了之后会破坏这难得的轻松氛围。所以还是忍着没开口。
  “那么你呢,说说你吧,当初怎么会想到要来丽江开客栈?喜欢这个地方吗?”

  “也是出于偶然,突然来到这么个像童话故事里的场景,的确有被惊艳到。后来呆的时间一长,就慢慢适应了这种生活模式,也就不想再去适应别的地方了。”
  “还别说,我也挺喜欢这里的。想疯的时候有地方让你疯,想静的时候又有地方让你安静。说不定我哪天也会在泸沽湖这里弄一家客栈玩玩呢。”
  “你不是学的音乐专业吗?打算放弃了?”
  她摇头苦笑:“就我这种性格,做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在大学里呆了三年,突然就觉得厌倦了。有可能再也不会回到学校了。”
  “这也太任性了吧,你家里……不管你?”
  她喝了一口饮料,哼哼冷笑一声:“家庭情况有点复杂,没人会在乎我的前程,我也无所谓。”
  我没有进一步探问。我知道,就算问了她也不一定会跟我详谈。
  “说说你跟你老婆吧,是怎么认识的?”

  “房东的女儿,近水楼台吧。”
  “怕是动机不纯?”她语气种带着一丝调侃。
  “哪有啊,房租一分没少我的。不过现在倒是没给房租了,而是算成股份每年跟他们家分红。”
  她想了想,问:“你跟你老婆,你们是真爱吗?”
  我愣了一下。“什么?”
  “我是问你,你真的爱你现在这个老婆吗?还是只是为了完成某种世俗的程序而已?”
  我思忖了片刻,斟字酌句地回答:“这个,当然,肯定是有感情基础的啊,怎么会这样问?”

  她摇摇头。“回答这种问题还需要考虑吗?”
  我伸手挥了挥眼前的一只小蚊虫,它一直在我面前晃动,我担心它迟早要掉进锅里去。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跟我探讨起这些话题,这跟她的年龄显得极不相称。
  “吃菜吧。”我说
  她沉默了一阵,问我:“你以前,有过什么遗憾吗?”
  “遗憾……当然是有啊,谁的人生中会没有遗憾呢?”
  “比如说?”
  我望着夜空出了会儿神,然后叹到:“比如说,以前有个女孩子要我陪她来一次泸沽湖,她说想来体验一下这里女儿国的世界,可惜后来……”
  “后来怎么了,没来吗?”
  “是啊,所以这也算是个遗憾吧。”
  “为什么不陪她来呢?”
  “因为,没有后来了。”
  “什么意思,她没再回来了?”
  “是啊,实际上,我跟她也就是萍水相逢而已。”

  她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激动:“你当初为什么没去找她?”
  沉默一阵,我叹到:“一场游戏而已,何必那么当真。”
  她盯着我问:“一场游戏?”
  “很奇怪吗?这个地方时时刻刻不都在上演着这样的游戏吗?一场游戏一场梦,在一起的时候尽情地山盟海誓,转身就忘得一干二净。认真的话你就输了。”
  “一场游戏一场梦。”她冷冷地重复了一遍。
  过了一会儿,她站起身去了崖边。“我吃饱了,你自己慢慢吃吧。”

  “我也吃饱了。”我说。
  “那就收拾一下吧。固体酒精留下,其他的可以收回车里了。”
  “酒精留下干嘛?”
  “你先收拾东西,一会儿我会告诉你的。”

  我把那些餐具炉子全部又搬进后备箱,搬完之后坐在驾驶里点燃一支烟,边抽边在思索一个问题。这个奇怪的女孩儿,刚才问我那些奇怪的问题是什么意思呢?秀秀?我总觉得连她这个名字都不一定是真的。
  日期:2019-02-01 20:19:42
  回到刚才那个地方,看到她仍然静静地站在临湖的崖边,面朝着湖面,曼妙的身影在月色里显得楚楚动人。让我联想到她白天在车上唱的一首歌,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我走到她身后,把她轻轻往后面拉了一点。我说很少见过像你这么胆大的女孩,你是当真不怕掉下去啊。
  “你是不是一路都在担心我出事,然后连累到你?”
  “当然啦,别忘了我们可是有过口头协议的,你干什么我就得跟着干什么。万一你真掉下去了,我不是也得跟着往下跳?”

  “我跳你也跳,你傻啊。就像你说的,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
  这些年长期跟各种各样的游客打交道,也具备了一些基本的判断力,所以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心里是真的装着不少心事。通过一番接触,基本也判断得出并非是在无病shen吟或装疯卖傻。我感觉她的内心一直处于煎熬状态,就像一个处于绝望边缘的人在做着某种痛苦的抉择。估计是跟她所说的复杂的家庭状况有关。一方面她想通过一些恶作剧来消减自己的痛楚,可同时又对自己的某些行径感到深深的厌倦。不过我决定了不去了解太多关于她的私事,毕竟我只是一个局外人。老实说,我现在也只想做个局外人。我所能做的,就是尽到一个伴游的职责就可以了。

  所以,我保持了沉默。
  她望着湖面发呆,良久才问:“你说的口头协议,真的有效吗?”
  “只能说,暂时生效……”
  她转过身,用双臂勾住我的脖子,毫无征兆地将嘴唇凑过来吻了我一下。“那就为我们的口头协议盖个章吧,让它永久生效。”
  我站着没动,身板显得有些僵直。
  她有些淘气地笑了笑,重新又将嘴唇凑过来。“不会吓着你了吧?”
  我稍稍往后仰了一下头,问到:“干嘛要这样。”
  她的声音变得有些飘忽:“因为刚好看上你了呗,怎么办?”
  “可你是一匹野马,而我家里又没有草原,我会感到绝望的。”
  “我不是董小姐,我也不要草原。”

  “那你想要什么?”
  “要你就行了……”
  她握住我的手,用手指在我掌心来回划了几下。然后在我耳边悄悄说到:“明白这个动作的含义吗?”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大脑开始出现缺氧的症状。在这里呆了这么些年,还从来没有体验过高原反应的滋味呢。

  “可我只是一个客栈小老板,而且马上就要结婚了……”
  “逢场作戏都不会吗,傻瓜?”
  我感觉到内心深处某种坚固的东西在开始慢慢消融,随时随地都处在沦陷的边缘。被这样一个美丽而又温情脉脉的女孩搂着,任谁也无法做到无动于衷。可心底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我,这样的逢场作戏,我已经玩不起了。
  无奈我的双臂不听使唤,紧紧将她拥在怀里。但我也只是做到了这一步,没有再往前。
  她被我搂得有些喘不过气,稍稍用力推我:“你想勒死我吗?”

  我松开手臂,颓然开口:“咱们回去吧?”
  “回酒店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