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照完结婚照,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闯进了我的生活》
第17节

作者: 须足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你回酒店,我去大洛水住。”
  她对我眨巴着眼睛,在夜色里忽闪忽闪的。“怕了?”

  我躲闪着她的目光,没有开口。
  “那你还抱着我,男人都是这么言不由衷的?”
  我松开手臂。
  她看着我出了一会儿神,嘴角动了动:“咱们来一场篝火晚会吧?”
  “在这里?”
  “把所有酒精都点上。”
  我照做了。实际上,虽然我表面尽量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但心底已经彻底乱了方寸。我只想找点不相干的事情来分散一些注意力,甚至想立马就逃离这个鬼地方。
  望着我们面前燃起的一小堆“篝火”。她换了一副轻松的语调问我,这边一般参加篝火晚会跳什么舞?我说我只会纳西三部曲。她就用手机搜出了伴奏,然后拉起我的手。“教我跳这边的舞蹈吧!”
  夜色里,她又变得像只欢快的小鹿,拉着我的手围着火堆又蹦又跳。火光映衬着她秀美红 润的面庞,让我不敢直视。偏偏这种少数民族的打跳舞曲节奏欢快,旋律优美,很容易将一个人的内心点燃。她越跳越起劲,一面甩起自己的长发,嘴里发出一声声尖叫。我有点跟不上节奏,感到有点眩晕,因为转的圈太小了。我说你一个人跳吧,我有点晕了。
  “坚持住,最后五圈!”她完全按照自己设计的舞步在跳,就像在跳踢踏舞。我只能跟着胡乱蹦哒。
  跳完最后一圈,她的身子随着惯性打了个趔趄,一下子倒在草坪上,顺带把我也拽倒在她身旁。
  我们都没有立即起身,就那样平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头顶星空璀璨无比,镶满了耀眼的钻石。四年前,我在那个女孩耳边深情地唱:优优——你可知道我爱你,我要带你飞到天上去,看那星星多么美丽,摘下一颗,亲手送给你……

  那个女孩,名字就叫唐优优。我看过她的身份证,那是她的真名,不是网名。
  过了好久,我对秀秀说到:“回去吧。”
  “随便。”她冷冷回答。
  坐在车上,我们谁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这个令人心动的夜晚,还是让它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结束掉吧。
  将她送到酒店门口,我说:“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再过来接你?”
  她什么都没说,木讷地看着前方。
  “生日快乐。”我又加了一句。
  她拉开车门,一言不发地走进酒店大厅。
  日期:2019-02-01 21:13:17

  回到大洛水,随便找了一家客栈,我一头倒在床上,感觉身体像被什么东西掏空了一样。
  杨雪发过来视频聊天请求。
  我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几秒钟,然后接通。她劈头盖脸就问:“在干嘛呢,半天不接?”
  “刚想洗澡。”我说。
  “干嘛说话有气无力的,很累吗?”
  “是啊,下午陪 客人划船,晚上又带他们参加篝火晚会。现在才回房休息。”
  “房间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不是啊,那个小萝莉跟我睡一个房间。”
  “疯了吧你?”
  “小孩子嘛,你紧张啥呢。”
  她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行啊,找出来我看看吧。”

  “人家已经睡了。”
  她撇了撇嘴:“德性!早点睡吧,不过我随时可能会发视频通话,你最好别找借口不接哦。”
  我去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将自己淋了个透彻。
  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缕阳光刚好从窗外照进房间,我望着湖对面的格姆女神山发了一阵呆,似乎到现在脑子里都还有点迷糊。
  看了一下时间,竟然已经快到九点!昨晚忘了调闹钟,也没料到会睡得这么沉。我赶紧给秀秀发了一条微信:稍等,我十五分钟后过来。
  可微信提示对方无法接收信息,请先添加为好友。
  什么意思?她将我的微信删除了吗?

  我又拨了她的手机号,提示无法接通,不会连电话都拉入黑名单了吧?她这到底是几个意思?我心头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匆匆洗漱了一下,然后下去退了房间。去停车场开车的时候发现有张路虎车横着停在我车头的位置。我心头来气,一脚踢在车胎上,扯着嗓门喊到:“谁的车,他m的会不会停啊!”
  车门开了,一个戴墨镜的光头下来,指着我说到:“吵吵啥呢,不会好好说话吗?”
  我勒个去,车上居然有人。“赶紧挪一挪,我有事要出去。”
  他歪了歪脑袋,气势汹汹说到:“你要是好好跟我说,我立马就让。但你刚才踢我车干嘛,啊,你想干嘛?”
  我也提高了声音:“意思你挡我车还有理了?路虎车就可以乱停乱放了是吧?”
  墨镜男还要跟我理论,车上又下来一个女的,赶紧制止他:“算了咱们把车挪开吧,兴许人家真有什么急事呢。”
  看她还算客气,我也缓和了一下语气:“刚才不知道你们在车上,但我确实急着去找人,麻烦让让吧。”
  墨镜男没再说什么,将车子往前开了几米。
  我赶紧发动车子,朝玉湖半岛开去。
  到了酒店,我直奔三楼的套房。门开着,里面一个阿姨在整理房间。

  我问她:“这个房间退掉了吗?”
  阿姨回答,是的,一早就退了。
  我下意识地在房间里四处看了看,没留下她的任何东西。站在落地窗前,昨天她站过的位置,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将湖面映衬得妩 媚清新。她为什么连招呼都不打一下就走了呢?生我的气了?
  我走到前台,想查一下她登记用的身份证,我居然连她姓什么都还不知道。
  前台告知,她们要保护客人隐私,这些信息是不能随便透露的。
  回到车里,我发了一阵呆,有些自嘲地摇摇头。这算怎么个情况呢,老实说很久都没遇到过这么荒唐的事情了。虽说这不过就像旧梦里的一个片段,无意中又在眼前闪回了一遍而已,但毕竟来得太突然,难免有点措手不及。
  难道这一开始就只不过是她设计好的一场游戏?可这场游戏的主题又是什么呢?对于我来说,这不过就是一次单纯而普通的行程,我既没有对她动什么感情,也没有其它不切实际的想法。就算是她设计好的游戏,可这根本就算不上开始呢,又谈什么结束?是她自己选择了退缩,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致使她做出这么个突兀的决定?这些我都无从知晓,也懒得去寻找答案,结束就结束吧,反正我也没有真正的介入到她这场莫名其妙的游戏里。

  这个奇怪的女孩就这样跟我斩断了一切联系,那么她究竟又去了哪里呢?她不会真的傻到要去跳湖吧?
  她昨天付给我五千块定金,显然已经超出了这一趟行程的费用,我是不是该把多出来的钱退给她呢?况且车上还有好多她买的东西,她也不要了吗?我还是决定顺着环湖路去看看,就算是寻求一个心安吧。

  我仍然顺着里格半岛方向前进,边走边留意湖边欣赏风景的游人。我甚至开始有点自责了,昨晚还是应该住在那个酒店才对。之所以逃离,其实是对自己缺乏足够的信心。
  到了昨晚我们吃露天火锅的地方,我刻意下了车在那里停留了一会儿。回想起昨晚她说的那些话,以及她在我嘴唇上盖下的那个所谓“永久生效”的章,简直就像一场梦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