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照完结婚照,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闯进了我的生活》
第24节

作者: 须足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一路欢歌笑语,我紧绷的神经也逐渐松弛了些,看来没我想象中那么可怕。这个鬼丫头还是很有分寸的。
  第一站,我们去了千水寨。这里原本就只是金沙江边的一个村庄,原名叫做三股水。因为村头有三股清冽甘爽的天然泉水从地下冒出,故得此名。又因这三股泉水分散成无数条小溪贯通整个村落,使得这个古朴的村庄繁花锦簇,绿树掩映。后来村民们将村庄道路稍加整修,又建了无数小桥木廊点缀,倒成了个寻秘探幽的好去处,外人就把这里称作千水寨。当然,知道的人并不多。
  虽然有车路可以直接通到村里,但是要从盘山路绕许久才能到。有一条近路可以徒步,但是需要经过一个峡谷,上面拉着一架吊桥。峡谷挺深的,那座吊桥正处在风口,人走在上面晃晃悠悠。我问他们敢不敢从这里下去,可能需要考验一下你们的胆量。他们说没问题,走吧。
  我们把车停在路边,然后从一处陡坡去往吊桥边。蕊姐和杨雪多少还有点犹豫,秀秀一步就踏了上去,在上面又蹦又跳,并欢快地喊到:“没事的你们赶紧上来吧。”
  这吊桥是用几根粗 大的钢索上铺的木板建造而成。木板经过长期的日晒雨淋,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有些腐朽。平时大家走在上面都是小心翼翼,生怕有什么闪失。哪有像她这样作死的?我本想对着她大声吼叫几句,但想想好像又有点不太合适。就跟阿辉说:“她现在可是你客栈的员工,出了事你负得起责任吗?”
  阿辉楞楞地哦了一声,赶紧啪塔啪塔地跟着跑了过去。我看得直摇头,这可真是一对活宝啊,我干嘛要同意他们跟来!
  杨雪在我耳旁嘀咕到:“这丫头真够疯的!”
  蕊姐和冬哥说:“咱们不急,等他们两个跑过了我们再上去。人多了晃得厉害,头晕。”
  走在桥上,杨雪又突然问:“你刚才说什么,那个秀秀现在是在阿辉的客栈上班?”
  “好像是吧,大概是在他客栈做义工。反正边做边玩么。”
  “我们客栈以前那个义工呢?怎么没来了?”
  “听说又去香格里拉了,反正人家来去自由,谁管得了,人家又没拿你工资。”

  杨雪低头不语。
  日期:2019-02-10 09:13:50
  村庄里小桥流水,亭台水榭,布置得像个绿野仙踪的世界。 冬哥夫妇大呼过瘾,他们说真不可思议,这里随便找个村落都有惊喜,真是不枉此行。我说惊喜还多着呢,这一路上都是。可惜过了摘草莓的季节,否则这里的农家草莓香甜无比。
  游完村庄,一行人来到金沙江码头边,这里有漂流的皮划艇。可以顺着江面漂去长江第一湾,沿途的田园风光非常值得一看。
  我告诉阿辉,叫他上去把车开去石鼓镇,也就是我们漂流的目的地。到时候我们就在那里上岸,不用再漂回来了。他有些不情愿,磨磨蹭蹭地想叫秀秀也跟着他一起去。秀秀说不,她要玩漂流。
  “咱们可是说好了的,你答应给我们当专职司机我才让你跟着的,别想耍赖。”
  他只得一个人去开车。
  剩下我们五人上了皮划艇,秀秀瞬间就变得安静了,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蕊姐问她:“是不是有点怕了?”
  她说不怕,只是有点累了。
  杨雪笑着问我:“要是我不小心掉水里了,你会不会跳下去救我啊?”
  “不会。”我说。
  她把眉头拧了,气呼呼到:“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会游泳。”
  “不会游泳就不救了吗,我可是你老婆呢!”

  我嬉笑:“还没领证呢,有点不合算。”
  这下她是真生气了,眼睛瞪得如铜铃。“我不玩了!”
  我赶紧哄她:“行了行了,开个玩笑都开不起。你要真害怕就用绳子把自己栓起来……”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哎呀一声惊叫,原来是皮划艇启动,秀秀没坐稳身子朝外边歪去。这种漂流艇跟一般的皮划艇不同,它的船体不是凹进去而是凸出来的。我们就相当于是骑在两边的船舷上,所以坐的时候必须抓紧面前的扶手。
  我本能地朝着那个方向伸出手,一把将她衣服抓住,冲她吼道:“能不能消停点啊你?每次都这样!”
  她变了脸色,不知道是被吓着了还是气的。“你吼什么呀吼,我又没叫你拉我!”
  我意识到刚才反应有点过激了,放缓了语速到:“这个水流是很急的,掉下去了真没人能救你。”
  “我才不需要谁救呢。”她说完将脸歪朝一边。
  冬哥夫妇相互看了看,附和两句要小心之类的话,没再开口。
  杨雪铁青着脸,盯着远处一言不发。
  到了长江第一湾的石鼓港码头,我们上了岸,阿辉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热情得很,立马跑过来问秀秀:“感觉怎么样啊,好不好玩啊?还想不想漂,我可以陪你再漂回千水寨……”
  秀秀一言不发,也不搭理他,闷着头往停车场走去。
  阿辉一脸懵逼地看着我,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不知道,你别来问我。
  他看了看其他人,都默不作声地往前走。于是就知趣地没再问了。
  大家找了个小摊吃石鼓凉粉。他们几个坐一桌,我跟杨雪坐在另一张小木桌上。
  石鼓凉粉是杨雪的最爱,每次来都要吃两大碗还要外加一张凉粉皮才够。可今天她却只要了一碗凉粉汤,还拼命往里面加辣椒面跟醋。
  “怎么不吃凉粉,不是那么喜欢吃吗?”
  “没胃口。”她说。
  “放那么多醋干嘛,不酸啊?”
  “酸,酸死了!”她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我装着很淡然地笑笑,低声问:“那么爱吃酸的,不会是怀上了吧,你这可叫未婚先孕哦?”
  她冷笑一声:“你担心了吧,是不是特别害怕我怀上了?”
  “这是什么话,有本事立马就怀,我怕啥呀?”
  “我就说嘛,总是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去领证,就是想留一手是吧?那还照什么婚纱照啊?对了,就连婚纱照好像都是我逼着你去照的,我怎么就没想到你的真实想法呢!”
  “什么真实想法,你别想起一出又来一出。”
  “这不明摆着的吗,真当我是傻瓜?说说吧,跟那个女孩是怎么个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就因为刚才拉了她一下,你就觉得我跟她之间有什么?你也太草木皆兵了吧?”
  她撇嘴。“别那么轻描淡写行吗,虽然这一路上你都没跟她说几句话,但越是这样就越有问题你知道吗?还有刚才你拉她那一下,那一问一答,信息量貌似有点大啊?”
  我捂着额头,示意她声音别那么大,让人听见了不好。
  “怕什么呀,我看她性格挺开朗的,还会在乎这些?说说吧,我倒是很想听听你跟她还有那个阿辉之间的复杂纠葛呢。”

  “我跟她之间能有什么纠葛?她不过就是在我们客栈住了一晚上,然后……”
  “等等!”她突然打断了我的话,一副猫儿嗅到了耗子的表情,冷冷到:“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不回来住,非要住在客栈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