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照完结婚照,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闯进了我的生活》
第25节

作者: 须足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不是太晚了吗,回去又不好停车,我都跟你说了的啊?”
  “表姐说看到你的车了,停在清溪水库又是怎么回事?”
  “她看错了那不是我的车,再说时间也对不上啊,她看到的时候是八九点,那个时候我们还在KTV唱歌呢!”

  她立即摸出电话,给和玉晴拨了过去。我心里一阵忐忑,祈祷和玉晴别给我玩阴的。
  她拿起手机起身去了一旁,叽里咕噜一阵我也没听清内容。回来的时候面无表情,看不出是生气还是已经释然。
  “怎么样,不是你想的那样吧?”我试探性地问。
  “哼,早晚我得弄清楚。”
  吃完凉粉,我带他们去逛石鼓集市。 这个镇子不大,拢共就那么一条街。因为算不上旅游区,所以镇子上还保留着原汁原味的当地居民的生活痕迹。附近村民在街边摆了些自家种的小菜或是土产贩卖,一股浓浓的民俗气息扑面而来,让人有一种祥和淡然的体验。
  这里还是当年红军渡江的地方,镇上有一座纪念碑。随便找一个街边坐着打盹的老叟,都能跟你讲述当年军民齐心渡江的壮阔画面。
  小镇对面是连绵起伏的大山 ,我告诉他们,那些大山深处至今都还住着一些原始部落。他们一年四季都不下山,完全过着刀耕火种与世隔绝的生活。冬哥听了十分神往,说要前去寻访那片世外桃源。我说还是算了吧,那片原始森林不是那么好进的,要不然那些原始村落也不会保持得那么完好了。

  冬哥指着一座石头山说到:“即便到不了最高处,我们去那座石头山上瞧瞧吧,晚上可以在那里支帐篷野营。”
  阿辉立马赞成这个提议:“我车上有一顶帐篷,加上冬哥他们那顶……”
  秀秀突然问了我一句:“我放在你车上那顶帐篷呢?还在吗?”
  我装着没听见,跟他们说那里没什么好玩的,咱们还是去黎明的老君山吧 ,比这里风景壮观十倍。

  秀秀又问了一句:“问你呢,咱们去泸沽湖时带的那顶帐篷?你不会是给我扔掉了吧?”
  我就知道,早晚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杨雪淡淡地问了一句:“人家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
  我木然回答:“还在车上呢,你要的话随时去拿就行了。”

  杨雪掉头就走了,扔下一句:“我自己坐车回丽江了,你们去玩吧。”
  我看了一眼秀秀,她若无其事地望着远处的群山,嘴角微微上扬。
  这个小妖女,绝对是故意的!
  我跟冬哥说夫妇说,失陪了 ,不好意思,恐怕我也得回去了。
  冬哥说没关系,他们已经玩得很尽兴了,要不就一起回丽江算了。
  “别别冬哥,你们慢慢玩,让阿辉陪你们吧,他对这一带也挺熟的。”
  蕊姐问我:“你这边,没事吧?”
  我说没事,给她解释一下就行了。
  蕊姐又看了看一旁的秀秀,摇头叹了口气。
  我拍了一下阿辉的肩膀,跟他说:“他们就交给你了。”
  阿辉说没问题,你放心好了。
  秀秀转身问我:“刚才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就是问一下帐篷,她怎么就生气了呢?”
  我想了想,问题其实还真不是出在她身上。都怪我自己当时对杨雪有所隐瞒,能怪谁呢?
  我冲她摆了摆手,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
  日期:2019-02-10 15:25:24

  我快步追向杨雪,跟在她身后。伸手去拉她,被她甩开。“你干嘛呀,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好不好!”
  她一句话不说,只顾埋头往前走。前面一辆手扶拖拉机迎面而来她也不避让。我一把将她拖向一边,喊到:“看着路行不行,至于这样吗?”
  “滚开!”她冲我吼了一句。
  跟到下面的小巷子处,我看旁边没什么人,便一把将她抱住。“你听我给你解释好不好。”
  她挣了几下没挣脱,从胸腔里挤压出愤怒的声音:“解释个屁,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还好没跟你领证,倒是省了一道手续。”
  “省什么手续?”
  “离婚的手续啊!”
  “可是婚纱照都已经照了,你还想抵赖吗?”

  “就当是拍了个写真吧,放心,我会把你的镜头统统删除的。”
  我将她搂得更紧了。“不至于吧大姐,我不过就是带了个游客去了一趟泸沽湖,你反应也太过激了吧?”
  她的眼泪已经喷涌而出。“你当我是白痴吗,如果只是普通游客,你干嘛不实话跟我说?还说什么是一对老夫妇!”
  “我之所以那样说,还不就是怕你多想了吗。再说了,我跟她什么都没发生。你也看到啦,她现在跟那个阿辉……”

  “骗鬼!”
  她哭着嘶喊到:“你们那群人是什么性质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可以像前任攻略里那些渣男一样资源共享,但我做不到,恶心!”
  “你想多了……”
  “我就说呢,领个证总是跟我推三阻四,既然这么让你为难,那就算了吧,还你自由就是了!”
  “怎么越说越离谱了?再说领证的问题也不完全出在我一人身上啊,你难道就没有半点责任?”
  她一听,立马嚎啕大哭起来。
  我正要哄哄她 ,从巷子里走来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大叔,手上扛着一把锄头。他看我不像是本地人,大概是把我当成游客在欺负他们本地姑娘了。就用纳西话问杨雪:“这人是谁?”
  杨雪摇头说:莫识!(不认识)

  虽然我不大会说,但基本都能听懂。听她这样一说我赶紧将她放开了。
  他们少数民族是非常团结的,最见不得外地人欺负他们本地人。那大叔一听说杨雪不认识我,立马怒目圆睁,扬起锄头就朝我招呼。同时嘴里还在大声喊着,看这架势是想把全村的人都要招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