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照完结婚照,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闯进了我的生活》
第30节

作者: 须足

收藏本书TXT下载
  “茶叶店老板晚上请吃饭,你要去吗?”
  她看着我说到:“你今天咋了?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呢?还有,刚才凭什么冲我吼那么大声?”
  “我能有什么心事?好着呢。”
  “还在为装修的事生气啊?好了这次主要责任的确是在我,可我也没想到会弄成这样啊。”
  “当初做的时候我就跟你说了,以后我爸妈他们要过来住,房间肯定不能搞得太花里胡哨,你考虑问题为什么就不能成熟一点呢?”
  “我想的是以后我们的孩子会喜欢那种风格,再说你爸妈他们也只是偶尔过来住几天…”
  我打断她:“谁跟你说的只是偶尔住几天?他们以后是要长期跟我们住在一起的,是要来这边养老的你知道吗?”

  杨雪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韩斌,你当初可没说要让你爸妈长期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哦?”
  我冷哼到:“这还用说吗?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要不然他们养我这个儿子干嘛?”
  “可他们在老家那边有地方住啊?”
  “那是两码事!总之以后我是肯定要把他们接过来的。”
  她深吸一口气,说到:“那我们最好还是把这些问题考虑清楚了再说吧。”
  我不假思索地说到:“根本没什么好考虑的,这事儿也没得商量。这就是我的态度!”
  说完我也没等她有所反应,直接去了客栈。
  我觉得对她已经够容忍的了。她平时喜欢在我面前使些小性子,有时甚至有点无理取闹,但看在她年龄小的份上,就尽量地让着她。久而久之她就把这种忍让看成了一种理所当然,一种自己的特权!但再怎么忍让,有些原则性的东西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妥协的。
  当初在这边买房子的时候我就做好打算了。这里气候宜人,比较适合养老,所以将来肯定是要接父母过来跟我们一起住的。她如果在这一点上无法跟我达成一致,那么恐怕我们就真得认真考虑一下我们的将来了。
  去到客栈,看到和玉晴正在那里,坐在茶室里跟三个客人解释着什么。
  见我去了,她神情有些紧张,但一面又在和颜悦色地跟客人说到:“那真的是最优惠的价格了,跟你们在网上看的绝对不是一个档次的。”
  我走过去问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个客人问我:“你是这里的老板吧?”
  我点头说是。“有什么尽管跟我说就是了。”
  他理直气壮地说到:“我是因为相信你们,才听了你们客栈的推荐去湿地公园骑马划船走茶马古道。我们一人出了一百多,可是后来我们在网上一查,有的只要几十块钱,你们这样做怕是不太合适吧?”

  我问和玉晴,带他们去的哪家马场。和玉晴说是古道马帮,“人家真的没乱收费。 ”她有些委屈地解释到。
  我问客人:“你们感觉今天玩得怎么样?”
  他们说:“先是在山林里骑了一个多小时的马,风景嘛倒是还算勉强,但跟自己想象中的茶马古道还是有差距。中午说的是吃土鸡火锅,但我觉得那个土鸡根本不像是正宗的土鸡。还有,下午去湖里划船,虽然说不限时间,但那里面风那么大,我们实际上也没划多久就上岸了。”
  我听了笑到:“你们一人也就交了一百来块钱,去玩了一整天,又是骑马又是划船又还有鸡火锅,咱们暂且不论那是不是正宗的土鸡。试问,这一百多块钱你们能在外面做啥?在城里光光去吃顿饭都得花这点钱吧?况且骑马还有专门的当地马夫为你们牵马,他们每天要往返那片崎岖的山林几十趟,脚上都能磨出水泡。你们觉得花这一百多很冤吗?”

  其中一个小声到:“可有的只要几十块…”
  “几十块的有几十块的玩法,骑马十分钟你愿意吗?没有专车接送你们愿意吗?有些东西不是说价格低就能捡到便宜,在外面图小便宜吃大亏的事多着呢,你们难道会不知道?”
  几个客人听了之后也没再说什么,各自上楼去了。
  和玉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可能有点 不太相信这是我的态度。因为平时我总是告诉她,客人不管说什么我们都不能反驳,都要顺着他们的意思,把他们当上帝。

  但有时这些“上帝”
  也未免太无理取闹了些,恰巧遇到我今天实在没耐心去顺他们的意。我发现今天诸事不顺,像是有什么不寻常的事要发生一样。
  晚上六点,我正准备出去吃饭,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想知道一些真相吗?中虎跳峡,桥头客栈。现在就来。
  虽然这个号码我没保存过,但凭着直觉,我已经猜到是谁发来的了。

  脑子里有点乱,各种事挤到了一堆。刚刚跟杨雪闹了别扭,如果现在跑去见那个女孩,万一被杨雪知道了恐怕这件事就真的不好收场了。而且到时候理亏的肯定是我这边,局面会很被动。可是如果不去,我也许永远解不开当年留在心中的那些谜团。她为什么以前不直接告诉我真相,而要绕这么大个圈子?明明选择了离开,为什么又要叫我过去?她究竟是要想达到怎样的目的?
  正在犹豫,她又发过来一条信息:来不来随你,但今晚将是你知道真相的最后机会。
  我听着这话有些不寻常,赶紧回到:你等我,马上过来。
  全程近百公里,我用了九十分钟。这已经算快的了,因为进虎跳峡的路都是开凿在峭壁之间,一侧是悬崖,一侧是咆哮的江水。不熟悉路况的人在晚上是不敢进去的。
  到了桥头客栈,我给她打电话:“已经到了,你住几号房间?”
  “没在房间,你顺着客栈旁边那条小路往桥下走,我在一线天这里看星星,美翻了!”
  虎跳峡被称作国内最深的峡谷,两边分别是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江面跟两边的山峰落差近三千米。分上中下三段,其中又数这中虎跳峡最为壮观,当然也最为险峻。两边几乎都是成九十度的垂直绝壁。也正因为如此这里至今都还未正式开发出来对普通游客开放。倒是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探险达人来这里徒步,露营,攀登雪山。所以附近也有几家客栈,客栈旁边还有一条当地人自己顺着峭壁开凿出来的曲折小径。我以前也带游客来过这里,但从不建议他们徒步攀爬那条小径。老实说,没有专业的户外装备,一般人还真不敢随便去挑战。

  即便是白天,走那条路也让人腿脚发软。她这大晚上的不呆在房间,跑去那里干嘛?
  我说你回客栈来吧,晚上那里实在太危险了,而且夜间风大…
  “你干嘛那么怕死,怕死就别来了,自己一个人回去吧!”
  她这样三番五次地作死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我今天必须把这个原因找出来,然后再看能不能给她对症下药。因为她的确是病得不轻了!
  从车里拿了手电筒, 我还特意换了一双登山鞋,带了一根登山杖。想了想,又带了点饼干和饮料。
  摸索着往下走了十多分钟,来到一线天的位置,再往下就是天梯了。晚上是无论如何也下不去的。
  这里有一块往外突出的巨大岩石,我看到在上面支起一个帐篷,里面亮着微弱的灯光。
  “是秀秀吗?”
  我在外面问了一句。
  里面传出一个有些冰冷的声音:“外面风大,进来吧。”
  这个情景略显诡异,身处一个绝壁之间,脚下是惊涛拍岸的江水,眼前一个孤寂的帐篷。里面有一个冰冷的美人,像极了武侠剧里面的一个特写镜头 。
  我深吁了一口气,猫着腰钻了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精品推荐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