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职场家天下——春秋借鉴、职场演义;老板、打工族,一起来吧》
第43节

作者: yiran_伊然

收藏本书TXT下载
  老板吴王夫差气的发狂,伍子胥已经自杀了,他还不罢休,又亲自砍下他的头,扔到了城门楼上,把他的尸体扔到了钱塘江里。
  老板也是个赌徒,他干完了这些力气活还不解气,又指着万顷波涛咒骂子胥说:“我让你身首两分离,骨肉垫江底,我看你拿什么来赌!”
  日期:2010-02-17 23:43:30
  吴王的见识实在有限,他太低估子胥同志了。伍大侠就是煞星转世,到了阴曹地府也敢薅下阎罗王几根胡子,照样是鬼中雄杰。

  很快,勾践大军杀来,夫差逃到阳山上,被逼自尽。他实在不想死啊!这时候人的思想是最复杂的,脑子转的频率是超音速的。这时候,如果有个战地记者采访一下,一定能挖出有价值的新闻来,而且,一定是很人性化的,而且,一定是与伍子胥有关。
  因为,本来伍子胥可以让他免受屈辱,可以舒舒服服继续做他的江湖老大。
  记者发问:“请问夫差老板此时此刻是怎么想的?”
  夫差回答:“我怕死啊!”

  记者晕菜:太直接了吧?人在这个时候真是什么脸面也不要了,太凄惨了!他摇头。
  夫差继续说:“我怕死,是因为害怕见到伍子胥呀!我赌输了,输得精光蛋!”
  “你怕输掉什么?”他觉得奇怪,命都保不住,还有啥可怕的?
  夫差有些着急,他指着几幅绫罗说:“快,麻烦你,快蒙住我的眼睛,他快到了,我知道,是祸躲不过,这颗脑袋就给他当球踢吧,但我不能见他,羞愧难当啊!”
  记者叹息复叹息,摇头又点头,心情复杂极了:一个感到羞愧比死还可怕的人应该还有救,不过,今生今世是不行了,下辈子努力吧。
  夫差的眼睛被蒙住了,三重绫罗。
  突然,只听夫差幽然地说了一句:“你终于来了,等着我。”他站了起来,开始割脖子。
  夫差本来也是一员好汉。

  悲剧呀!无论对老板还是子胥同志都是。
  伍子胥其实根本不适合职场,不适合做打工者,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总理也不行,因为他霸气太重,只要让他掌握了真理,那就必须听他的,没商量余地。
  试问有老板同意这种状态吗?
  除非你始终是对的,而且,还必须是老板觉得听你的才是最明智的,这才相安无事。
  阖闾王朝,君臣相安无事,老板挺省心,遇事子胥同志拿主意就行了。
  夫差王朝,行不通了,因为夫差更愿意自作主张。
  其实,夫差才更像老板。
  伍子胥却不是一个打工者姿态,他又多智,又自以为是,不听他的就要大动肝火,比老板脾气都大,这不是惹祸吗?面对老板,光是正确没有用!

  要么你有本事让老板相信这是正确的;
  要么你相信老板是正确的;
  要么你不表态,学百里奚:知道不可谏,就不谏。可惜他不懂。
  懂也不懂,因为性格在起作用。
  这样的人“愚忠”起来就更加悲壮了。
  他这个品行过于偏激,导致了他职业生涯的致命悲剧。崩盘了!
  他的人生缺乏必要的反思,他本来是个适合做老板的人,实在不行,就效仿孙子、范蠡,走他娘的!鬼谷子不是隐居鬼谷,活的挺自在吗?有什么尘世纠葛,交代给徒弟就办了。
  吴王为他提供了平台,使他得以复仇,但是吴王也是利用他而已,吴王不是齐桓公,不可能象桓公对管仲那样全身心信任,把国家全权委托出来,吴王自己还没有过足瘾呢。
  两种人,两回事呀!
  伍员不管吴王怎么想,只考虑自己怎么做,这不是傻帽吗?你自己不是老板!
  不管吴王是何心地,有何阴暗,反正我是一心感激你,辅佐你,这都可以,做人嘛,这样滴水之恩涌泉那啥是值得称道的,但是你不能拿着性命去陪葬,这是职场生涯规划中很忌讳的,不能玩的太大了!
  首先要保得性命在呀,这是星星之火呀,不然你如何东山再起,如何再图抱负?
  切记:在职场中,要突出职业性,感情不要过浓,无论对老板还是同事。

  职场无父子,同样,职场无兄弟。
  大家为了一个打工的目的走到一起,组成一个利益团队,既然做了,就要遵守规定,服从安排,尽职尽责,这才有职业特点。不能象伍员这样,做着职场的工作,却要效仿古代忠臣和侠客行径,有些落伍了。
  请问:有哪个老板受得了?伍员被杀,其实是自寻死路。
  人家夫差老板再三推拒,再三要求他回避、闭嘴、回家抱孩子去,他还是不识时务,一个劲地狮子头上挠痒痒,这不是欺负人吗?就你脾气大,老板就没有杀你之剑吗?
  这也是要借君之手,成己之名。
  他把儿子托付给齐国的鲍息时,老友就看出伍员心志已决,非死节不可了。
  鲍息叹气不已,劝他说:“不能和老板好好沟通一下吗?”鲍息是鲍叔牙的后人,情商是没说的,善于沟通,他真诚地希望老朋友能放下成见,收敛脾气,好好和老板交换一下意见,有啥不能体谅呢?毕竟是两朝老臣了,资格摆在那。
  老伍沉默半晌,说了一句:“君臣无话!”老伍一脸的倔强,大有撞断南墙不回头的架势。
  老鲍倒吸了一口冷气,到了这个地步了,“那就离开吧,以你的才华,不难找到工作。”鲍息真诚地劝他。
  “NO!”伍员的脸阴下来,一字一顿地说:“他会后悔的!”
  鲍息摊开双手,感慨道:“哥们,不是我说你,你这是何苦呢?和老板赌气不是太傻了吗?你看西周末年的赵叔带,危邦不入。老板太混蛋,咱不侍候总行吧?不会是不让你走吧?”鲍息闪着狡黠的小眼。
  “嘿嘿,”伍员苦笑,“他巴不得我走呢!”
  “那你这是……”
  “别说了,我要死给他看!”
  非要一棵树上吊死的人,这就是伍员。
  有何可贵呢?伍员的从一而终的意识太强烈了,可能这方面也遗传,他老子就这样。
  伍员耍牛筋的毛病简直是不可救药,非要一口气赌到底,非要证明自己是对的,甚至不惜用生命和全族来作抵押,好蠢好蠢!

  其实,职场中人的好恶难测,失误在所难免,没必要不死不休,纠缠不清,许多时候,舍得是一种自信,是以退为进。
  再定平台,重整旗鼓就是了嘛。
  身在职场,一定要学习赵叔带,做个识时务者。
  日期:2010-02-18 10:28:13
  该跳一定要跳

  纵观历史,我们知道,西周时期的“忠君”思想已经形成,而且历史悠久。这就是说,跳槽有难度。
  从刑天对炎帝的忠贞不渝,经尧舜禹直到商周时代,几千年过去了,君臣主仆意识已形成一种稳固的价值观念,成为“公务员”的最高道德标准,并始终在衡量着臣子的作为。
  不过,庆幸的是,那是一个混乱与新生新旧交织的江湖,各种不同的声音也有被作为“门派”确立的可能。
  所以,有忠君死节的臣子,不惜自杀抹脖子,撞柱跳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