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照完结婚照,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闯进了我的生活》
第5节

作者: 须足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你以为那么好转啊,价格低了又心疼,高了别人也不敢接手。再说了,别的还能干啥呢,也只有这行还算得上是熟门熟路。”
  到了嘉和建材城,她那个表姐已经等在大门口了。
  表姐名叫和玉晴,以前是做导游的,就是专门带低价团的那种。近两年云南片区开始整顿旅游市场打击低价团,她就改行了。先来我客栈里做了一段时间管家,专门负责客人的行程安排。现在自己租了一张微型客运专门拉散客,实际上玩的还是曾经那些套路。老实说我对她的印象真不算好,要不是看在杨雪的面子上真有点不想跟她打交道。以前做客栈管家也好,后来她自己跑旅游了我也经常把客栈的客人交给她去带,可很多时候都弄得客人很不愉快。我们毕竟还是以做客栈为主,就算带客人二次消费那也必须是建立在相互信任,而且也尽可能地让客人不花冤枉钱的原则上。物有所值,客人花点钱也乐意。就算他们知道我们能从中得利也是心甘情愿,甚至还会主动为我们带来回头客。可她这个表姐就不一样了,根本改不了曾经做导游那些陋习。人家客人愿意跟她去,那是因为对我们客栈的信任,可她却根本不会珍惜这样的信任。什么东西都是一锤子买卖,手起刀落心狠手辣,一点不计后果。所以我现在基本不愿把客人交给她,估计她心里对我也有点成见了吧。

  和玉晴见了我,开心地笑到:“姐夫今天这么有空啊,还舍得陪我们来看窗帘。”
  她虽然是杨雪的表姐,年龄却比我小,所以一直叫我姐夫,我也不知道她这个算怎样的一个逻辑。丽江女孩大多肤色黝黑,但杨雪这一家却是个例外,不知道是从哪里得到的遗传基因,皮肤白得在当地来说就像个另类。包括她这个表姐也一样,虽然身材丰满得有点过了头,脸蛋却很耐看,加上皮肤好,也算得上一个地道的丽江美女了。
  只不过好久没见她对我这么热情了,还真有点不适应。“最近生意怎么样啊?”我淡淡地问。
  她摇了摇头,脸上仍然挂着笑。“日子难混啊,现在这些游客越来越精明了,真不好忽悠了。”

  “早就跟你说别玩你以前那套,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什么都透明化了。你把人家当傻子,人家还觉得你更傻呢。”
  她连连点头:“姐夫说得非常正确,所以我现在也改邪归正啦,有好点的客源还是扔点给我呗?”
  “得了吧,我现在那点客源,都不够自己折腾的。”
  她没再搭话,跟杨雪拉起了家常。挑选完窗帘出来的时候,她突然对我说到:“对了,昨晚我好像看到一张白色的汉兰达停在清溪水库旁边,车里没人,当时也没注意看车牌,不知道是不是你那张啊?”
  我脸色微微一变,现在似乎有点明白她刚才说那些话的含义了。她想干嘛?
  “你看错了吧?”我说。
  杨雪盯着我看了一眼,然后问她:“几点钟?”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说:“晚上八九点钟的样子吧?”
  杨雪笑到:“那你肯定是看错了,那个时候我们还在KTV唱歌呢。”
  和玉晴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看着我说到:“我发现你这款车今年好流行,满大街都能看得到呢。”
  “我也觉得。”我说。
  日期:2019-01-30 20:53:07
  刚来丽江的时候,这里的水更清,天更蓝。雪山更像雪山,古城也更像古城。客栈和商铺也不像现在这样遍地都是。最主要的是,钱也没有现在这么难挣。
  那个时候的想法很简单。找一处院子,种点花花草草,养几只猫儿狗儿,以为就可以悠哉悠哉地混日子了。当然混日子也是可以的,古城里有相当一部分做客栈的都属于这样的甩手掌柜。找个管家打理一切事务,什么事情都不用操心,每天坐在院子里喝茶晒太阳就可以了。可如果你真要想把它经营得有声有色,就还是得什么都亲力亲为才行。所以我们除了解决客人的住宿,还会尽可能地帮他们安排好各种行程。客人省心,我们也能适当赚取点辛苦费。这是当下比较普遍的二次销售模式,也算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虽然我们也有熟悉的外联车队,但遇到像老宋说的这种比较“重要”的客人,还是宁愿亲自陪护,免得出什么岔子,给客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老宋叫我帮忙带的两个客人,是一对来自西安的老夫妻,年龄大概在六十多岁左右。另外他们还带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孙女。
  巧的是,大叔也姓韩,跟我同姓。
  我问他们以前到过高原没有,雪山海拔五千多米呢,没问题吧?
  他们说没到过那么高的地方,不过平时都坚持锻炼身体,应该没什么问题。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带他们去药房充了两袋氧气。小女孩看着好玩,说也要一袋。我说你就不用了,待会儿在路边买个小瓶装的就行了。
  老两口都是知识份子,阿姨以前在一所大学任教,退休后自己在社区组建了一个声乐表演团,估计是跟她以前的专业有关的。叔叔是个书画家,在当地还颇有点名气。

  我告诉他们,我曾经去过一次华山,没坐索道,徒步攀登上去的。他们对我赞赏有加,说我的意志力不错。
  “我一开始也是打算坐索道上山的,可到了那里一看,妈呀,这么雄伟壮观的山峰坐索道太浪费了。于是决定徒步登山。那也是我唯一一座去了一次还想去第二次的山峰,天下第一险山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他们一听这话立马就觉得很自豪了,叔叔说:“年轻那会儿,我每半年就要去徒步一次,跟你阿姨就是在登山途中认识的,她也喜欢爬华山。”
  “的确是太震撼了。”我说,“可惜我那次去是冬天,又遇着下大雪,好多惊险的栈道都封了,没体验到。”
  “那就夏天再来一次吧,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
  “好的,一定再去一次。”

  到了雪山索道中心,我坚持要跟他们一起上去。虽然在上面出现高反也只是小概率事件,但考虑到他们上了点年纪,还是有点不放心。再加上又是帮老宋带的客人,更不敢有半点闪失。
  他们要帮我买索道票,我坚持自己买。老实说,看到两个慈祥的老人我就想到自己远在家中的父母。自己一年到头也陪伴不了他们几次,心里也挺愧疚的。所以,真是打心底里把这两个老人当成自己的亲人,我甚至已经决定不引荐他们进任何购物场所了。
  他们说,自古华山一条路,可这玉龙雪山连一条路都没有。要不然还真想去徒步体验一下比华山还险的险山呢。
  我说这座雪山最险的地方是在背面的虎跳峡,这边主要是地理环境太复杂了。现目前就连最顶级的登山团队都还没有征服过它的最高峰呢,游客能到达的高度也就四千多米的地方而已。
  从雪山下来,他们说想去看看丽江最原始古老的村落,没有那么多商铺的地方。我说那就去雪山脚下的玉湖村吧,那里的老房子全是用石头砌出来的,几乎保持着最原始的风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