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照完结婚照,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闯进了我的生活》
第18节

作者: 须足

收藏本书TXT下载
  永久生效,哼哼,这让我不免想起了曾经那个三生三世的承诺,简直荒谬绝伦。
  花了将近两个钟头,我绕着泸沽湖跑了一整圈,却并没有看到跟她类似的身影。我甚至还刻意去了一趟走婚桥,在那里逗留了半个多钟头,看能不能等到她。可始终没有发现半点她的踪迹。不过巧的是又碰到了早上开路虎那对情侣,他们问我到底遇到什么事了,我犹豫了一下,说到:“一个朋友,昨晚上闹了点不愉快,今天早上就发现她不辞而别了。”
  那个女的问:“女朋友吧?”
  我含糊地点了点头。

  男的也改变了态度,跟我说:“把她的照片给我们瞧瞧,我们在这里还要呆好几天呢,如果碰到了可以跟你说一下。”
  我想了想,加了一个他们的微信,把昨天傍晚照的照片发了一张给他们。叫他们帮忙留意一下,如果有信息麻烦告知一声。
  “没问题。”他们说。
  “我在丽江有一家客栈,你们回到丽江可以来住我那里,跟你们算半价。”
  他们欣然应允。
  返回大落水码头,昨天那个“高仿版”高晓松已经在那里开唱了。我在他身旁坐了一会儿,貌似他对我也并没有太大的热情,木然地看了我几眼,然后专心一致地弹着他那忧郁的曲调。
  将近中午十二点,我找了家餐馆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再次去码头边转了一圈。就这样吧,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去,该干嘛干嘛。
  返回丽江的途中,我拒绝了一切挥手搭顺路车的游人。因为我觉得麻烦,不想开口跟任何聊任何话题。
  日期:2019-02-01 22:10:28
  回到客栈,我大致询问了一下客人行程的安排情况。前台值白班的小伙叫小葛,基本上我不在的时候客栈一切事务都是他在负责,小伙子能力挺不错的,交给他我也比较放心。他说总共安排了三批客人的行程,有个一家三口的需要包车交给晴姐了,四个去湿地公园的直接通知会所的车接送,还有一批总共五个人准备跟散团去香格里拉的介绍给明哥了。
  我问:“给他们报的四百的还是六百的?”
  “六百的。”小葛回答。
  我点了点头。“杨雪昨天来客栈没有?”
  “听小欣说昨天晚上过来看了一下。”

  “哦,好的。”想了想,我又问:“贵州那小伙子今天还是没来吗?”
  他摇摇头。“估计是不会来了,行李好像都搬走了。”
  客栈经常会有人过来当义工,只提供食宿,原则上没有工资。但一般到离开的时候我还是会象征性地给些盘缠。这些大多都是出来边玩边走的群体,在一个地方体验十天半月,然后奔向下一个目的地。所以来去自由,我们也无权干涩。
  我去院里的摇椅上躺了一会儿,刚沏好一壶茶,和玉晴就发来一条微信:姐夫,在泸沽湖玩得开心吗?
  我回到:我就是个当司机跑腿的,有什么开不开心的。
  她发来一串坏笑的表情,然后问:“什么时候回丽江。”

  “已经在丽江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那正好,今晚请你去花马街吃香辣虾。”
  “看样子收获不错嘛。”
  “嘻嘻,难得遇到几个这么慷慨的客人,出了点硬货。天地良心,我真没怎么唠叨,他们原本就有这个打算。”
  “不管出什么货,只要你别带去以前那些地方就行了,宁愿少挣点也别让人家花冤枉钱……”
  “知道啦,都是你指定的那些地方,不会乱来的。”
  “那就好。”
  说完,我端起茶抿了一口,一阵倦意突然席卷而来。
  就那样在躺椅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而且竟然还闯进了那个奇怪的梦里面。梦里回到了四年前的那次旅途中,身旁坐着那个叫优优的女孩,我们背靠背坐在柔软的草坪中,仰望着星空。我问她,你为什么要说谎话欺骗我,为什么就一去不返了?她说,我没骗你啊,我不是回来了吗?我不是就坐在你身旁吗,你为什么不转过头来看我一下呢?
  我虽然在梦里,但却知道那只是梦。因为这样的梦境已经重复过太多次了,我说这不是真实的,我知道,每次一回头你就不见了。

  “回过头来看看吧。”她说,“这次是真的。”
  于是我转过身去看她,看到的却是另一张面孔,秀秀。我惊讶地喊了一声,她并没答应,用那种看似空洞的眼神盯着我,让人浑身发冷。
  以往出现类似的梦境,我都要醒来好几次,可每次醒来都发现还是在梦里,只是换了个场景而已。有时在去往稻城的路上,有时又在海边,或者有时又漫步在古城的石板路上,没完没了的石板路,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然而这次不同,这次一睁开眼睛,就真的醒了。我赶紧看了看院里,还好旁边没人,刚才在梦里喊了一声秀秀,我不知道有没有喊出声音来。实在没料到这次的梦境里会出现她的身影。
  这时老宋从外面进来,将手上的一个玻璃缸放在我面前。“正宗大理雕梅酒,我小舅子亲手泡的,别人都没给,就你有份。”
  然后又拿出一小沓钞票放到我面前,满脸堆笑地看着我。

  “这个不会也是你小舅子亲手做的吧?”我笑到。
  他嘿嘿两声:“你小子行啊,无招胜有招。”
  我一头雾水。“什么情况?”
  “前天叫你帮忙带那老两口,说是吃了你做的野生菌腊排骨,想带点回去送亲友。结果昨天去特产店狂扫了两万多的干货,报的我们家的名字。”
  “这个……就算了吧?我也没出什么力。”
  “说什么话呢,虽然不是你带去的,但功劳全在你身上。规矩是规矩,赶紧拿着。”
  我没再推辞,将钱收下。老宋是个实在人,一是一二是二,从来不玩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这也是我跟他比较谈得来的地方。
  我给他倒了一杯茶:“双廊那边排污整顿快结束了吧,你小舅子的客栈什么时候能重新开张?”
  他端起茶杯啜了一口:“可能要到年底了,哎,上次跟你说那个方案,有没有认真考虑一下?”
  我摇了摇头。“按现在这种行情来看,真不敢轻易入手。稳中求胜吧,先把这段低迷期熬过了再做打算。”
  “嗯,我跟燕子也是这么说的,叫她再等等看。”
  我笑到:“你两口子也真是有点意思哦,现在这样算什么啊?”
  他摇头苦笑了一下:“你说这个人也真的是他嘛的奇了个怪,以前有个夫妻名义捆绑着,怎么看对方都不顺眼。现在成了普通朋友了吧,反而时常牵挂着,甚至还生出一丝好感来了。这次去见了她,嘿嘿,说出来你都不信,咱们居然像对初恋情人一样围着洱海走了两个钟头,说不完的掏心窝子的话,哈哈!”
  “既然都这样了,干脆复婚得了。你小舅子不还是喊你姐夫吗,这跟没离有啥区别?”
  他叹到:“就这样挺好的,真的。经过这么一折腾啊,我就觉得那张纸真的没那么重要。两个人在一起,真情实感比任何形式化的东西都更珍贵。捆在一起了,便又是重复以前的老调子,心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