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照完结婚照,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闯进了我的生活》
第29节

作者: 须足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日期:2019-03-04 16:18:39
  回到丽江,一切仿佛又回归了平静。每日里除了帮忙安排一下客人的行程,就在院里打理那几盆花花草草。客人基本都交给表姐和玉晴了,到是觉得清闲了许多。有时觉得无聊,就开着车去周围兜兜风,看看周边的景色。哪里的枫叶开始红了,哪里的玫瑰已经开始凋零,哪里的格桑花已经连成了一大片,漫山遍野地怒放着生命。
  虽然以前也经常带着游客出来,但更多的只是一种陪伴 ,现在,想自己一个人出来好好感受一下。这些景色的真正魅力。
  有一次不知不觉地就去了清溪水库,在那张石凳上坐了半天,盯着水面发呆。有些东西,看来注定只能是个迷。
  一天,阿辉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一句话没说,给了我一块心形石头。这块石头看着不起眼,对我却产生了极大的心里冲击!这就是曾经那个叫优优的女孩给过我的三生石,跟我丢进大海里的那块几乎一模一样。
  “从哪里得到的?”
  我问他。
  “秀秀给我的,她叫我转交给你。”

  “她说什么了吗?”
  “什么也没说,他说给你就行了,你会明白的。”
  我的心开始突突地狂跳,有些东西一下子就串联起来了,仿佛就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问他:“秀秀现在在哪里?我要去找她问几个问题!”
  阿辉木然开口到:“走了。”
  我问:“她有没有跟你说去哪里了?”
  阿辉摇头。
  优优,秀秀!难怪我从看到她第一眼就觉得有点特别。只是当初根本没朝这方面去想。这两个女孩之间肯定是有某种联系的。我仔细梳理了一下与这个叫秀秀的女孩的相识过程。当时是送杨雪的闺蜜回家,碰巧遇见的她,这就说明她并非刻意与我相遇。可为什么偏偏这么巧呢?后来她做出一连串的那些怪异行为,多半是带着某种目的性的。具体是什么目的,我现在一时还猜不透。可她现在留给我这块石头又是怎么回事?是想告诉我些什么吗?

  那天晚上我把阿辉约出来,去了一个安静的小酒吧。我问他:“秀秀到底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比较特别的话,或者有没暗示过她要去哪里?”
  阿辉赌咒发誓地说没有,真没说过什么特别的话。“她每天都嘻嘻哈哈的,看着一副无忧无愁的样子。但具体心里在想些什么却是一点都捉摸不透。有时觉得她很单纯,有时又感觉高深莫测。”
  然后他又问:“你跟她…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我是越看越迷糊了啊?”
  我拿出那块石头。“就这个,是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女孩子手上的东西,她的名字叫优优。她当时送给我一个一模一样的。后来她回去了,原本约好了一个月之后回来见我,结果却一去不返。这么些年过去了,我原本以为这事儿早就翻篇了,却没想到又突然冒出来个秀秀。我到现在也没完全没弄明白这个女孩子怎么会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她的某些所作所为,似乎带着一种很强的目的性。但具体是个什么目的,我又一时弄不明白。”

  阿辉思索片刻,小声嘀咕到:“优优,秀秀,她们不会是两姐妹吧?”
  “我也觉得有这样的可能,可我不知道,这个女孩为什么要这样做。有时候我觉得,她纯粹就是想故意来扰乱我现在的平静生活。她也知道我马上就要结婚了,可是…”
  “可是她现在又打算放弃了,所以才选择了离开,是吗?”
  我点头。“我不知道在那个叫优优的女孩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她当时跟我说的是不想放弃家庭和孩子,但我始终觉得那只是她的一个借口。虽然过去了这么久,但这个疑惑一直都在心中没有解开。也许唯一知道真相的就是这个秀秀,可她为什么又不辞而别了呢?”
  阿辉问:“你跟她,你们之间没发生什么吧?”
  我摇了摇头。“没有,什么都没发生。”

  阿辉犹豫片刻,说到:“说出来你别生气,我的确是想过要打她的主意。可这女孩平时看着挺随意的,真要对她表露出那种想法,分分钟跟我翻脸。所以…其实我也没占到她半点便宜。这在我的战绩里,是很失败的一次。”
  我一口喝干杯里的啤酒,面无表情地说到:“你小子也的确该收敛一下了。”
  …
  …
  跟杨雪一起去看房子的装修情况, 结果又闹出一场风波。当初我说就贴墙纸,可她非得赶时髦要做什么硅藻泥,她说这个绿色环保。我说那行吧,就依你。原本我是要把墙面做成纯白色的,但她又说白色的看着太普通,要做淡粉色的。我苦口婆心地跟她说,这是我们住的地方又不是KTV包房弄成粉色看着像什么呀?但她就是一根筋,觉着粉色的温馨浪漫。
  结果这次去看的时候她就傻眼了,因为做出来的效果跟色卡上的有很大区别。当初看的是淡粉色那款,而做出来却变成了粉红,的确是有点怪异。
  她跟装修师傅交涉半天,说这个颜色肯定不对,是不是你们调错色了?

  装修师傅也很无辜,拿出包装袋对比:“你看吧美女,你当初定的就是这款玫瑰粉,我用的原料也是玫瑰粉。而且我当初还提醒过你,大面积做出来可能颜色会有点变化,但你当初说没事,是吧?”
  “可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啊?”
  “那现在已经做上去了,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肯定是不行的呀。要不然…还是换成白色吧。”

  装修师傅语气就有点生硬了:“你要重新做的话就得重新算钱哦?”
  “怎么会,你这个叫返工…”
  我坐在一旁,听着他们在那里争论不休,突然感觉到一阵厌烦。为什么她总是能把一件原本很简单的事成功地复杂化, 并且对这类事件乐此不疲。我真的是有点无语了。
  杨雪看我坐在一边一言不发,就冲我嚷嚷:“你倒是说句话呀,坐那里发什么呆?干嘛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这难道是我一个人的事儿?”
  我突然吼道:“我说了有用吗?每次都是这样,自己非得做主。我说要做白色你偏要粉色,我说电视背景墙的图案要做一幅山水画你偏要做熊大熊二,哪次不是跟我对着干?现在做好了又觉得不行,哪有像你这样折腾人的?”
  她觉得委屈,觉得我胳膊肘往外,没有帮她。在那里红着眼圈跟我争论。装修师傅一看这架势,只得从中调停:“这样好了,若是全部返工的确麻烦,干脆就把顶上改成白色,这样可能效果会好一点。”
  杨雪气呼呼到:“改,全部改,多少钱我付给你!”
  说完就摔门而去。
  师傅看着我,征求我的意见。“改吧。”
  我说,“全部改成白色。”
  回去的路上,我们一句话都没说。从来没感觉到这么累过。
  日期:2019-03-04 16:20:21
  回到家,见杨雪她爹闷不做声地蜷缩在沙发上看电视,就像谁欠了他钱一样。杨雪问他:“你是不是打麻将又输钱了,怎么又不高兴?”
  她爹闷声到:“原本我打得好好的,一直都在赢。偏生你家阿妈要来跟我争,结果一坐上桌子就输,把我老本都输了。”
  杨雪笑到:“输了就输了呗,有什么好气的?打牌本来就有输有赢嘛。”

  然后她给我递了个眼色。我会意,从兜里摸出一千块钱递给老头,说到:“没事的爸,下午再去扳回来就是了。”
  老头接过钱,脸色顿时就好多了,然后出门朝村公所的方向走去。
  我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跟杨雪说:“我去客栈那边了,晚上就不回来吃饭了。”
  “干嘛不回来,又要去陪游客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